Cochon

旧曲又一局

【GK】Serenity<1-2>

就是小情侣推拉谈恋爱的故事

没有剧情瞎写写

<1>

森田抖了抖身上落上的雪,呵出一口白气,天气冷到他觉得仿佛这口白气都能立刻化成冰晶落在身上。他紧了紧大衣,快走了几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把包放在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正要发动车子,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森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无奈的叹了口气,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窝在座椅里接起电话。

“嘘。”

“… …”

“下班时间。”森田笑起来,顺手摘了围巾扔去后座,系好安全带。

“不谈公事是吧。”电话对面的人语气不耐的回答,“那没事了。”

“你说吧。”森田笑意更深。

听上司十分具体详尽的交代了一下之后要做的事,森田默默记下,然后调侃道,“你要隐退?”

“放假。”

“老了还是养养身体的好。”森田合上笔记本,慢悠悠的回答。

满意的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带着怒气的滚,森田还没等对方扔过来大堆大堆的吐槽之语便收了线,发动车子准备回家。


森田是一个生活很无趣的年轻人,一个人住,每天的活动只有上班,下班,回家,路上顺便买晚饭。身边很多同学和朋友都纷纷步入人生的新阶段,也不是没有劝过森田的,只是他话少,又时常以懒得经营为由拒绝各路好意,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再来做说客。


“你们听说没有,那个森田主任其实喜欢男生的… …”年轻的部下之间时常流传着这样的对话,森田听了也就一笑了之,最多谣言传的凶的时候提高要完成的工作量以示“老子都看着呢”。


“所以你到底喜欢男生还是女生?”有时候上司会打趣的在会议上当做一个小玩笑来问森田,森田笑,意味深长的说,我喜欢我喜欢的人。
“所以说,不传谣言才怪呢。”森田的上司拍着他的肩语重心长的说。


森田的部门是整个公司效率最高的部门,从不加班几乎已经成了森田先生的标志,而加之话少不唠叨不管头管脚这几个优点,新来的职员若被分到森田手下都会喜笑颜开,与被分去坂本昌行手下的愁眉苦脸形成鲜明对比。


“坂本桑是恨铁不成钢,而我呢,”森田曾在开会的时候喝着咖啡慢悠悠的说,“我是根本没有指望你们成钢。”


… …


无论如何,森田先生是个好的领导,带领大家创下了即使年末也不会加班超过一小时的壮举。


“其实森田先生是不是心里早就藏着一个人,所以不结婚呢?”在被公司一班不喜抛头露面的同僚退出去接受成功人士杂志采访的时候,八卦的女记者曾经提过这样的问题。森田愣了一下,笑了笑,答了句,没回应。

“那算不算是默认了?”过于锲而不舍的人难免让人讨厌,森田微微蹙起眉头,问了句,还有别的问题吗?

趁对方没人回答的片刻,森田起身整了整西装,又带上了一个笑容,那就到这里吧。然后微微欠身便转身离开。


“其实现在这个年头这样的问题都不算僭越了。”回来之后收到风的同事调笑他,“还是被人说道痛处恼羞成怒?”

“恼你个头。”还是带着笑容的森田刚,只是这位同事下午突然又收到了几份额外工作,然后看着森田老板办公室半拉的百叶窗愁眉苦脸。


总之,年过而立的森田先生现在是一个很少生气的人。


按下音乐的按钮,森田打了个左转弯,默默的思考着今晚要吃些什么。

一番左顾右盼,然后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在路边停了车,饶有兴致的趴在方向盘上观察不远处踢着地上枯黄的叶子身影。


“你是不是有多动症啊。”“你才有呢。”

记忆里的对话还很清晰,森田弯了弯眼睛,慢吞吞的把车开过去,然后按了按喇叭。


那个裹着大衣把脸埋在毛衣高领里的身影吓了一跳,森田打开一点车窗,露出眯起的两只眼睛眼睛,“喂,你是不是有多动症啊。”

那个身影顿了一顿,仔细打量着森田。森田把车窗全打开,撑着脑袋看着面前的人。

“你才有呢。”


三宅健想过一万种再见森田的开场白,有别扭的,傲娇的,愤怒的,却没想过可以有一种在路边相见然后对方就像问候隔壁的婆婆一般问候自己的。

“等人吗?”坐在车里的人看着车外的人。

“… …嗯。”

“慢慢等咯。”森田笑了笑,比了个再见的手势,三宅健看了他三秒,忍下一个白眼,把一句脏话慢慢化成了一句“嗯”。

森田笑意更浓,“好冷啊今年的冬天。”“… …是。”

“上车吗?”“啊?”

“鼻涕都要流下来了。”“烦死了你。”

三宅健吸了吸鼻子,终于骂了出来。森田失笑,伸手把副驾驶上的东西扔到后座,然后拍了拍坐垫,“上车。”


“等谁?”等三宅在车上坐定并且打了个喷嚏,森田关了窗,一边递上纸巾一边问道。

“女朋友?”没等对方回答,森田自顾自的补充了一句。三宅扁了扁嘴,接过纸巾,“你怎么还没换车?”

“啊?”森田愣了一下,“这车还能跑能跳的,除了车身有点刮痕,也没什么大毛病。”

“… …”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三宅点点头,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是噢?

森田没再说话,转过头看着后视镜。三宅也把脸埋回领子中,没有再搭理森田。

过了半晌,森田慢吞吞的说,你挑的嘛。

“哈?”

“没事,你等的人是不是来了?”森田转过脸,指了指后视镜。

三宅眯起眼看了看,点点头,“哇你的侦查能力好过我们警察。”

“近朱者赤咯。”森田趴在方向盘上转头看他,眼神意味不明。

三宅笑了笑,挥挥手,“谢啦。”然后推门下车,刚刚迈出一步,又跑回来趴在森田刚刚打开的车窗上,“刚刚结束一单,我等小井一起和伙计们吃火锅庆功。”

“不需同我交代。”森田耸了耸肩,摆出一幅三宅腹诽为贱的嘴脸。

“也是。”三宅又忍下一个白眼,又有所意味的笑着弹了弹车窗,“这车我挑的嘛”

“… …”“再见啦。”“滚吧。”

两人同时笑了出来,森田关上车窗,全然忘记了要去买晚餐这件事,于是回到家过了许久开始用啤酒和上次聚会是留下的下酒菜充饥。


“噢,所以打平了?”接到电话的坂本开了免提,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我只是来定个餐,你和我聊这么久。”森田好笑的回答,然后沉吟了一下,“嗯… …算打平吧。”

“不好意思森田先生,现在早就超过了送餐时间… …”

“送餐时间是九点半为止噢。”一边正在清点食材的店主好心的指了指墙上贴的告示,“啊,还有一刻钟呢。”

“… …”“… …那我等你,坂本君。”

心满意足的收了线,森田想到那一头一定正在张牙舞爪的坂本,笑出了声。


<2>

“所以,平手咯?”酒鬼井之原又干了一杯啤酒,然后撑着脑袋调侃三宅。

“算是吧。”三宅挑眉,“你少喝点,等下朝香姐又不让你进家门… …”

三宅是滴酒不沾的,或者说是周围人不敢让他沾,喝醉的三宅杀伤力十分大,噢,我是指男||色方面的。

“哎,你小子也是系长级别的了… …”井之原拍拍他的肩,三宅点点头,看着井之原感慨万分的脸色,心想果然喝酒会让人感慨很多,“… …但还是个喝橙汁的小鬼啊哈哈哈哈。”

好吧,我收回刚刚的想法。三宅翻了个白眼,忍住没把杯子扣在他头上。


“好啦,明天还要上班,先散了吧,今天周三我值班,明天不准迟到啊。”三宅拍了拍手,对手下的人说。喝的困乏的人应了几声就慢慢的散了,三宅拍了拍身边趴着的人,“打车送你回去。”

“你开我的车?”井之原意识不清的时候随口说道,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支起身子,“不行你开不如我开,我们还是打车吧。”

“… …井之原快彦。”三宅健瞪他。

打车把井之原送回家,三宅甩甩手,又钻回出租车,“XX警局谢谢。”

等车子开动了三宅就开始昏昏欲睡的靠在椅背上小憩,好像做了很多很多很碎的梦,耳边好像有熟悉的声音在嘈杂,直到一句陌生的先生打断了他,“先生,到了。”

三宅付了钱,下车,伸了个懒腰又裹紧大衣,走进了警局准备开始值班。


“今天周几啊?”在给已经坐下准备喝一杯的坂本找零钱的时候森田突然问道。

“周三。”

“哦。”森田递给坂本一叠零钱,准备坐下吃一顿迟来的晚饭。

“怎么,有约?”

“约个鬼。”

“啧啧,也不知人家知不知你为他清心寡欲那么多年。”

“大叔,太咸了。”森田吃了一口炒面然后面无表情的吐槽道,坂本撇嘴,“爱吃不吃。”

“还算好吃啦。”森田笑,又扒了一口。“加个荷包蛋就更好了,嗯?”

“… …”“冰箱里有鸡蛋。”“… …”“锅在上面的橱柜里。”“… …”


“坂本君这么敬业,我会和长野君说年终奖给你多发点。”森田在厨房溜达了一圈拍了拍正在煎蛋的坂本的肩,又坐回餐桌边。

“你也该去认识点女生,”坂本开启了碎碎念模式,“或者男生,反正就是‘你喜欢的人’,起码以后也能有个给你做饭的人。”

“这位厨师先生你很罗嗦。”森田喝了口水慢慢的说,“管太多。”

“你自己煎。”锅铲和锅不怎么温和的亲密接触的声音在家里响起,森田笑起来,不回答,只是努了努嘴,“焦了等下自己吃掉。”


一餐饭食毕已是近11点,坂本喝着酒和森田有一句每一句的聊了许久。

“你打太极的技术越来越高超。”坂本感慨,颇有点自家孩子长大的感叹。“值得吗,嗯?”

“这间屋子是他挑的,每件家具,我的车,都是他选的。”森田笑了笑,“这段感情很贵的,我可舍不得。”

“那你又让他走。”

“若他是失望勉强留住也没有用,倒不如再追回来。”

森田虽然话少,但颇有点禅师的感觉。坂本点点头,咽下了那句“那你早几年又不去找人家”,不再追问,笑了笑说,觉得值就好。


趴在沙发上看着日光灯发呆的三宅听见了茶几上手机震动的声音,他迷迷糊糊的摸出手机,然后被那个没有存名字的号码吓的清醒了。三宅想了一下,按了挂断。

这下再没有电话过来,过了一会儿,手机屏幕暗了下去,而办公室里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喂你好——”公式化的惯用开场白还没说完,三宅被对面的笑声打断。

“值班啊。”

“… …嗯。”

“换号码了?”“啊?你猜。”

记忆里三宅没有换号码或者邮箱的习惯,而因为工作原因森田觉得三宅频繁换号码的几率不高,所以他不咸不淡的回答,“你不记得我的号码了。”语气稀松平常,其实还是带着少少失落。三宅轻轻咳了一声,慢慢的回答,“刚刚有点迷糊,没有看清。”

森田笑起来,“嗯。”

沉默。三宅又咳了一声,“公用电话,不能一直占线。”

森田回答,好。然后补充了一句,早点关灯睡吧。

三宅愣了一下,“噢,好。”

“嗯,晚安。”

挂了电话,三宅走到窗口,拉开窗帘的一条缝。办公室在五楼,不算太高,差不多能看到底下的人影。三宅眯起眼睛,看着昏黄的路灯下举着手机的森田。

后者表情平平淡淡,用口型比了个晚安,然后转身慢慢的往回踱。

三宅内心腹诽,万一今天不是我值班,不是白来了么。

正看着越来越远的身影发呆的时候,天上突然开始飘起雪花,三宅眨眨眼,拉上窗帘,关了灯在沙发上躺下,盖好毯子轻轻呢喃了一句,活该啊。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88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