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J禁/圣诞活动/GK篇】GKGKGKGKGKGK

第一弹→http://mlwang.lofter.com/post/1cdf63_92a40e4

第二弹→http://woodyramone.lofter.com/post/301790_9347949

第三弹→http://dancolary.lofter.com/post/236641_93e08d2

第四弹→http://zload0.lofter.com/post/1cc11b4a_94ce821

么么哒我是第五弹

宝宝们不要嫌弃我这个大写的话唠

让茉莉做点让啃啃害羞的是太难了【就凭他【。

挖坑的么么哒

所以别扭预警 别扭预警 别扭预警

and

现在是00:00

看到这个文的

都几点了,你好去睡觉了 

----------

hin久以前,我们的小眼睛恋爱之神曾经对森田刚说过,要好好锁着三宅的项圈,以免世界末日。

现在,森田一脚刹车踩下去,还没等车停稳,三宅就狠狠的甩上了车门。

他熄了火,有点心疼的侧身摸了摸被三宅虐待的无辜车门,又确认了一下车窗玻璃的完整性,叹了口气,心想,这次好像就算用钢铁项圈都拴不住了。

三宅气归气,还是在电梯里按着开门的键等森田过来,森田走进电梯,眼神含笑的站在电梯一角靠着墙,看着三宅气鼓鼓的表情,听那人用rap般的语速进行长濑智也批斗会。

“我跟你说啊,你说他怎么还有脸见准一?看着准一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他就……”

“……到了。”电梯叮的一声,森田掏了掏耳朵,然后走了出去,接着背上一阵钝痛,然后身后传来钥匙落地的声音。被砸中的人蹙起眉,回过头看脸上写着“我很不爽”四个大字眉头拧成麻花的三宅,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显得有点可怜的钥匙,认命的弯腰拾起,开了门。

“……不内疚吗?”

“啊?”刚刚换好鞋的森田一头雾水的看着直接跨进客厅坐在沙发上三宅,然后把拖鞋飞了过去。

“我说,他看着准一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就不内疚吗?啊?”三宅又把拖鞋飞了回来,换来森田一脸的莫名其妙,捡起地上的拖鞋走过去扔在三宅面前,“你把鞋换了先。”

“还有你!”三宅一边解着鞋带,一边愤怒的瞪着森田,“你干嘛不让我带准一回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最烦他去那个大块头家了,准一这样就是你惯的!”

“……”森田一脸头痛的看着说个不停的三宅,腹诽道知道你话多没想到你话那么多,“去朋友家住一晚不会死的,而且……而且准一不可能一辈子不知道真相。”

“什么朋友!长濑智也早就没有做他朋友的资格了!还有,什么真相,真相就是长濑智也是个——是个混蛋!”

“准一这么大的人了,也知道该怎么做决定了,你反应这么大未免小题大做了。”森田还是保持冷静的看着三宅。

“我小题大做?森田刚!那是我弟弟!”三宅更加生气了,气的已经不仅仅是长濑智也了,还有自己对面这个朝夕相处的恋人居然不能够 理解自己。

“……”

“还有,森田刚!什么叫你要调教我?”

“……??”

“你是不是觉得我打不过你?”

“……”

三宅翻了个白眼,“我跟你说森田刚,什么事都可以听你的,唯独这件事,准一这件事,没得商量,长濑智也必须从他的生命里消失!”

森田看着三宅一脸要发表长濑智也十大罪状演讲的表情,又实在被他高分贝的童音和谜的话题切换弄得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选择了最粗暴的方法,伸手用力捂住了他的嘴。

“什么都可以听我的?”森田沉着声音,用另一只手揽住三宅的腰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我说,美好的夜晚不应该浪费在为混蛋生气上。”

至于两人将美好的夜晚发生在什么事上,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而之后某人收获了拳击经验者的几拳和两根差点断掉的肋骨,就又是后话了。


次日清晨,森田按掉三宅手机的闹钟,看了一眼备忘事项:井之原外景。他拍了拍身边的人,“健,你今天好像有工作。”

“……”“健。”“刚……嗯……”

被拍的人哼唧了两声,裹紧被子,“不去……”

“真的?”森田把被子从他脸上扯下来。

“嗯……小井穿什么都无所谓……”三宅烦躁的拍了一下森田,半醒的声音还黏糊糊的。森田心情很好的揉了揉他的头发,以为这件事就翻篇了,吹着口哨起了床。

三宅又睡了一小下,实在睡不着了,就起来冲了个澡,顺便翻了森田一个白眼。

“……”森田眨眨眼,想着这事果然还没完。

“你昨晚说什么?调教?嗯?”擦着头发上的水珠,三宅冷笑了一下,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人。

“……你还是睡着比较可爱。”森田心想反正已经得手,就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

“森田刚。”

“……?”

“滚出去。”

饶是森田一直对长濑持中立态度,现在被三宅扔出家门,也开始在心里对长濑进行了长达几十行的批斗。看着紧闭的大门,手里捏着自己藏在地毯下的备用钥匙,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进门以免被当做人形沙包,然后摸了摸口袋,幸好带了手机。他叹了口气,找了个晒得到太阳的位置,揉了揉前一天晚上被三宅肘击的胸口,表情苦兮兮的给一向信任的长野发了短信。

“救我”。

——当然遗憾的是他是看不到长野收到短信时饶有兴致的表情了。

而门里,三宅也极有默契的拨通了那对监护人一般存在的老夫老夫诉gao苦zhuang。

“长野君!啊不是长野君,老头子!欧吉桑!我跟你说啊!昨天——”

几乎和话筒零距离亲密接触的三宅,意料之中的收到了坂本的训斥,听到坂本怒吼你慢慢说,三宅才稍稍把手机移开,然后进行了愤怒的指控。

“准一又去长濑智也家了,还过夜了!……你们怎么都和我说他已经是大人了!我知道他今年芳龄35!但他还是我弟弟!——你少说他不是故意的,他就不该带准一去玩车,我都警告他多少次了?!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劝我!没新意!……还有更过分的!准一让我不省心那个该死的森田刚也故意气我!他居然说我小题大做!……你闭嘴我哪里小题大做了!……他昨天居然还说要回家调教我!气死我了!”

一直在飙高音的娃娃脸说完这句气呼呼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听见话筒那边传来显然不属于坂本昌行的大笑。

“……长野君可以笑得再大声一点,也不怕被投诉。”

“……所以呢?你把他弄死了?”坂本昌行强行无视对方的能力见涨。

“……没有,还有气。”三宅摸了摸不知为何发烫的脸,看了一眼大门,然后又补了一句,“大概。”

“那最好,太一说明天的聚会一个都不能少。”

“……明天再说!我先想想怎么把冈田抓回来还有怎么干掉长濑智也!……等什么明天等明天又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行了行了你啰嗦死了我挂了拜拜拜拜!”

三宅把手机摔在沙发上,又吐槽了几句大叔真是一年比一年啰嗦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摸过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森田,“你准备什么时候进来?”

“……你开门。”

“你不是拿着钥匙站在外面?”

“……”

“钥匙藏在地毯下面,你很没有新意。”

“……少废话。”随着钥匙在锁孔的旋转声,更清晰的还有森田迈进门之后不耐烦的一句话,“气撒完了?”

“没有。”

“……那我走了。”“带个午饭回来吧,好饿。”“……”

下午三宅没有再炸毛,只是给冈田打了个电话,收获机械的忙音之后对着森田骂了一句混蛋,也不知在骂哪一个。森田想,今天是不宜调戏的日子,生生的把准备呼噜一把对方下巴的念头憋了回去。

下午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出门买东西的森田裹紧大衣,嘀咕了一句真冷啊,然后钻进电梯,按下了自家所在的楼层。

还没打开门,森田就听到门里传来三宅的声音:“对不起?你跟我说对不起有用吗——你让准一听……冈田准一!……你!你这次不回来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了!”

他一头雾水的想,这又是怎么了,打开门,被随着三宅的怒火一起飞出来的手机砸了个满怀。

“……肋骨差点断了。”他眼疾手快的接住击中自己胸口的手机,皱眉。

“我跟你说我和长濑智也没完。”

“……又怎么了?”

“他把准一拐跑了。”

“确定不是准一自愿跟着他跑了?”

“都一样。”

“朋友出去玩很正常。”森田把饭扔在茶几上,然后把手机坏给三宅,“不过明天就是圣诞聚会了,赶不及回来了吧。”

“刚。”“啊?”“我有个圣诞愿望。”“……说。”“外面太冷了,不想出门,你给我当沙袋吧。”“……”

森田看着三宅的脸,心想他现在一定不是普通的生气。他叹了口气,“你打吧。”

“……”

这下换三宅一脸无语,他憋了半晌,然后哼了一声。

森田笑起来,坐在三宅身边,转头看着窗外被染白的楼顶。三宅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刚刚太过生气,都没有注意到窗外已经飘起了雪花。他看着渐渐变白的世界,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下雪了诶。”

“嗯。”森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恋人二十多年来都没怎么改变的脸。

“小时候一到冬天准一就总是感冒,让坂本君和长野君变着法给他补身体。”

“刚刚还让人家不要回来。”森田失笑,“小时候你还总是和他玩,现在对他管头管脚的。”

三宅没有说话,还是冷着脸。森田摸了摸他的脑袋,“今天是平安夜,健。”

“嗯。”

两年前的平安夜也下着雪,那天森田拼尽全力拦住想要在手术室外斗殴的三宅。

“长濑智也,我告诉你,准一要是有什么事,你也别想好过。”

长濑脸上缠着横七竖八的绑带,脸颊上还带着刚刚被三宅打的淤青。右腿上打着石膏,低着头重复说着对不起。

“你别跟我说对不起。”

“健,我们——” 

“以后没有‘我们’,只有‘我’,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一边一直不说话的坂本皱起眉头,把冲着长濑大吼引来周围人不满的三宅拉开,“健,冷静点,你不能代替准一做决定。”

长濑看着三宅的气的有些颤抖的嘴唇,半晌,说了句,好。

后来森田去松冈的店里,看见鼻梁上还贴着创可贴的人安静的在角落修修补补,松冈叹了口气,“那天长濑载着冈田回来,之后他们两个吵架了,就在前面那个路口。”他看了一眼那个落寞的巨大背影,给森田指了指店门口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我转身泡个茶的功夫,就听到外面的刹车声,还有……”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森田叹了口气,松冈耸耸肩,“长濑心里也挺苦的,他不肯和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说冈田推开他之后,昏迷之前的最后一句话是长濑智也你可恶。”松冈也长叹一声,“他一直很想亲口对冈田说对不起,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森田摇头,不行,健恨他恨得要死。

松冈叹,随缘吧。

那个圣诞应该是大家过的最不好的一个圣诞节了,所以之后太一一直说每年都要聚会,把不开心的回忆都忘掉。

准一醒过来之后长濑背着三宅偷偷来看过他,在对上眼的时候,准一瞪大眼睛,长濑有点紧张的握拳等着,却只是等来一句,“你……是谁?”

后来长濑被进门的三宅拖了出去,又被警告了一次不要再靠近准一。

“他已经不记得了,你就别再来找他了。”

“健——”

“是三宅。”

“……三宅,我——”

“长濑君,慢走。”

但是相爱的人之间总是会相互吸引,就像准一即使不记得长濑,也会习惯性的黏在他身边。三宅因为这件事几乎每天都要和自家弟弟吵架,最后甚至想找个地下室把冈田锁在里面。

“我已经35了。”

“我36,我还是你哥。”

“刚君……”最后总是以冈田向一直保持沉默的森田求救,之后干脆学会了背着三宅偷偷溜去长濑家过夜,而三宅也渐渐的努力尝试去忘掉这段糟糕的记忆。

只是还是会在长濑靠近的时候抑制不住的浮现出病床上比白色的枕头更苍白的脸,和刚刚醒来,噘着嘴软绵绵的喊着健,我饿了的准一。

“所以我才不会原谅他。”

“现在觉得,你越来越像坂本君了,啰嗦,爱操心。”

“你说谁啰嗦!”三宅把视线从窗外的雪花上移开,用力的勾住森田的脖子。

森田扳着他的手臂,任他蹂躏着自己的头发,心想,今天就让你一天吧,明天再把你拴上。

第二天,森田好不容易把赖床不肯起的三宅拖起来,三宅还是心情不太好的样子,一脸不爽的换了衣服被森田拖着出门。

“一群大男人有什么好聚的……”他窝在副驾驶上小声嘀咕。

“你喜欢和女人聚?”森田瞥了他一眼。

幸亏森田的车技不错,抗干扰能力也不错,否则第二天的新闻可能就会是圣诞惨剧之类的标题了。

到公寓的时候迟了半个小时,进门之后,坂本着急的拽过森田这里摸摸那里捏捏,然后捧着心口一脸你还完整真好的表情,森田无语的看了他半天,翻了个白眼。

“健,呃……”想打个招呼,却被三宅冷冰冰的表情冻在了原地,松冈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去招惹那个娃娃脸又一身肌肉的青年了。

“健酱——”一直在一边察言观色的人生赢家恋爱之神适时的放出了自家的两个小孩,三宅很喜欢孩子,看到朝自己扑过来的两个小家伙,立马换了一幅表情,一手抱起一个笑的开心。

呼——客厅里坐着的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井之原心想,脱缰【??】的三宅健真可怕。一边的森田有点脱力的瘫坐在沙发上,瞥了一眼松冈。

嗯……暂时不用担心他因为裙带关系知情者之类的理由被三宅暴打了。

席间发生了许多故事,被强喂奶油的坂本,扔东西的堂本x2云云。气氛十分融洽,直到太一犹犹豫豫鬼鬼祟祟的拿着手机瞄着三宅。

“……怎么了?”

“那个,呃……长濑和冈田,发来了一个圣诞视频。”

“……”众人突然都不笑不闹了,屏住呼吸看着三宅。后者若无其事的耸肩,“这不是挺好的,放啊。”

“……好……”

屏幕上出现一脸傻笑的长濑和一脸傻笑的冈田的时候,森田看到三宅活动了一下拳头。

“健君~还有大家,圣诞快乐!”冈田挥了挥手,黏糊糊的说道。一边的长濑笑着转头看了他一眼,也跟着说了一句圣诞快乐。

“健君,对不起噢,今年不能给你圣诞礼物了……不过等我回来我会全补上!嗯……大概是几年之后了吧。”

森田看到三宅扭了扭脖子。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想着一直知情但瞒着我的大家,觉得你们好过分——”冈田微微蹙眉,“连长野君都不告诉我。”

坂本看着一脸微笑的自家恋人,又看着一脸微笑的三宅,想起了当初不知是谁说的,这两个人才是我们中最可怕的吧。

“不过瞒着我并没有用,对吧长濑。”

这一次,整个客厅的人都听到了啧的一声。

然后娃娃脸的青年说,城岛君,你家的电视机贵吗?

“……”城岛茂给坂本昌行递了个“你的熊孩子你快管管”的眼神,坂本摇头,表示“你家熊孩子才是罪魁祸首”。

“……不过健君,很谢谢你……呃,反正就是谢谢你啦,你是一个……很好的哥哥。”冈田说着耳朵都红了,音量也小了几分。长濑笑着看一边越说越害羞的人,适时的接过话茬,“健,我再一次郑重的跟你说一句,对不起。”

三宅冷笑了一声,森田拍了拍他的背表示安抚。

“然后——以后见啦。”屏幕上的两人挥了挥手,再次一起说了句圣诞快乐。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三宅看着暗下去的屏幕,撅了撅嘴,“嗯,挺好的,我弟弟真帅。”

之后朝香带着孩子们先回去了,也就意味着男人的聚会正式开始。

孩子们离开之后的下一秒,井之原就表情夸张的打开一瓶酒,顺手给坐在对面的坂本昌行满上。

“来来来来来——”

坂本一脸无语的看着他,然后一饮而尽。

三宅嫌弃的看了一眼喝的不亦乐乎的两个大叔,顺便瞄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森田刚。

“喂!刚,不要偷喝啦——”看见森田端着酒瓶咕嘟咕嘟的往下灌酒,三宅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森田笑嘻嘻的放下瓶子,大叔状的感叹了一句,啊——真好。

客厅吵吵闹闹,三宅站在森田身边,把脚搁在茶几上和坂本吵架。

“臭小子你居然敢直接挂我电话——”

“是你太罗嗦了,大叔!”

森田一脸无聊的吃着桌上的小吃,不时抬头看看两人。

“你仗着自己长得小!别忘了你也36了!”

“别羡慕大叔,毕竟你20的时候看着就像40的。”

森田打了个哈欠,开始把玩放在桌上的钢笔。

“你下次再来吃饭我绝对会把你扔出去!”

“你扔啊我又不是打不过你——诶,刚你在干嘛?!”

感受到脚踝上的触感,三宅惊了一下,低头看坐在地上的自家恋人。

当然,三宅的大嗓门吸引了全客厅的注意,正在扔东西的两人也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这里。

“别动。”森田微微噘着嘴,握着三宅的脚踝,用钢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客厅里的人都一脸目瞪口呆,长野笑着抿了一口咖啡,意味深长的说,啧,太甜了,然后推给了坂本。

松冈戳了一下身前的太一,小声的说,你说他们俩是不是灵魂互换了。换来了周围所有人的点头同意,“吃错药了吧。”。

“好了。”森田盖上笔盖,挑了挑眉,笑出了两颗虎牙。

“……你画了什么。”三宅想起森田的画功,有点质疑的想要去看,还没等把脚抬起来,就被一干八卦群众放倒在沙发上。

坂本苦着脸喝着极甜的咖啡,长野在一边笑着看那一群人胡闹。

“看看看看我们茉莉塔桑写了什么——”以没吃药的太一为首的一群人高兴的拽着三宅的腿观摩中。森田笑着坐在旁边,用手捂住了嘴。

“森田刚你写了什么!”三宅一边挣扎一边瞪他。

“我来读读啊——圣诞快乐,然后……”太一仔细辨别着森田的字,“……然后我该把项圈拴上了。”

“???项圈??”太一一头雾水的看了看森田,又看了看三宅,然后暧昧的笑了起来。

一边的井之原拍了拍胸口,“成人话题,还好孩子们已经走了。”

坂本喝完了一杯咖啡,表情里写满了“恨不得把牙全部拿下来洗一遍”,长野拍了拍他的肩,敷衍的安慰了一下。

另外互相玩的不亦乐乎的两个两人组转过头表示我什么都没有听懂,其中一个人偷偷对森田刚竖了个大拇指。

松冈拍着太一的肩,走,喝酒去。

“……诶你们都在想什么!”三宅活动了一下脚踝,“这个项圈——诶,不是那个意思。”

森田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顺手拿过了桌上的可乐喝了起来。

“井之原!这原来是你说的吧!你解释一下啦!”

“我?我才没说过呢。”井之原眯起他本来就小的眼睛,噘着嘴做了一个十分欠抽的表情。

“健啊,别解释了。”太一拍拍他的肩,“想不到,你和刚的生活挺丰富的。”

“……森!田!刚!”微微红了脸的三宅坐下来想掐森田的脖子,森田笑着揽过他让他背靠在自己身上,心情很好的看着三宅红了的耳根,坏心的凑在他耳边用气音说:

“圣诞快乐,健。”

=============

茉莉不吃药系列

大家一起把他的药透光把





评论 ( 22 )
热度 ( 116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