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假装有题目

*

冈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不说话。

面前的两个人也看着他,沉默着。

然后冈田动了动被绑在椅背上的手,换来对面黑发男恶狠狠的一句,老实点。

而在他一边的金发男子则是坐在黑发男的一边垂着脑袋玩着手指。

冈田舔了舔嘴唇,你们绑我来干什么?



*

冈田其实是个警察。

刚刚当上警察没多久的他,在一次会议上,领导问有没有人愿意去进行卧底行动时毅然举起了手。

然后他现在就出现在这里,成了面前这两个人的人质。

但直觉告诉他,面前的这两个人,和他在事前会议上听到的介绍有微妙的不符。

比如现在,黑发男正要出门的时候,金发男拉住他,然后他看到黑发男狠狠得甩开了金发男的手,冷着脸甩下了句老实呆在这里看着他。然后金发男乖乖的走回来坐到了冈田的对面,和他四目相对。



*

我叫三宅健,你呢?

他用着与冈田在警校里无数次模拟时扮演的任何一个绑匪都不一样的口吻和冈田说起话。

“……冈田准一。”

噢,你是干什么的?

……学生。

学什么?

美术。

噢。

三宅点点头,然后翘起腿低下头继续玩手指。冈田看着他脑袋前垂下的金发,微微皱起眉头。



*

在冈田的事前认知里,三宅和那个叫做森田的黑发男子是一对最近新秀的连环绑架犯,因为各种原因最近在各界都受到关注。

传说这两个人默契十足,做事十分干脆,并且从未留下任何证据。

而冈田并没有在这两人身上看到任何一丝那种名叫默契的东西。



*

傍晚的时候,森田带着晚餐回来。进门把吃的扔在桌上,过来对三宅使了个眼色,三宅乖乖的走去吃饭,然后森田在冈田面前坐下来。

“你家电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已经看到你的脸了,应该是活不下来了吧。”

冈田努力的扮演着一个合格的人质。森田撇了撇嘴角,“让你说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

冈田想了想,“我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哥哥。”

森田不耐的摆手,“电话。”

冈田从善如流的报出了事前说好的,自己顶头上司长野的电话。



*

三宅吃完之后,走过来站在森田身边,森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吃,然后扬了扬下巴,“给这小子喂点水。”

三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走去一边拿了水杯。

看着这样的场景,冈田觉得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十分的莫名其妙。



*

渐渐入夜了,森田一直坐在冈田对面的椅子上玩着手里的小刀,三宅坐在后面的桌子上,头一点一点的,偶尔用手掐一下自己的脸颊,努力不让自己睡着。

冈田看着他慢慢的放弃挣扎趴在桌子上,森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顺着冈田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趴在桌上的三宅。

冈田看到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站起来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两条毛毯,先扔了一条在冈田身上,然后走到三宅身边,轻手轻脚的盖在三宅身上,然后在三宅对面坐了下来。

桌上的台灯正好能映出森田看着冈田的表情,其实很温柔,冈田甚至还能从那种眼神中读出一丝十分美好的情绪。



*

迷迷糊糊的打了一晚瞌睡的冈田,醒过来的时候,森田正好从外面走进来,让后掂了掂手上的手机,“刚刚给你哥哥打了电话。”

冈田配合的露出一丝担心的表情,森田扬了扬眉,“只要你哥哥乖乖给钱,我不会杀你的。”

然后他拿走了三宅身上的毯子,扔在一边,推了推三宅,“喂,醒了。”

三宅直起身揉了揉眼睛,然后上目线看了一眼森田,森田给他拨了拨眼前的碎发,然后说,去吃早餐吧。

三宅点点头,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地上的毛毯,脚步顿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打开门走了出去。



*

过了几天,森田去拿赎金的时候,三宅又坐在冈田对面发起呆来。冈田估摸着长野能够成功抓住森田,也就没有再拘束,而是直接问了出来,“你……是自愿和他一伙的吗?”

三宅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冈田又问,“其实不情愿做一件事可以有很多种解决方式的,不需要这样妥协求全。”

三宅微微眯起眼睛,然后又叹了一声,“我没有不情愿。”

“刚他为了我,脱离了原来的社团。”

“他并没有看起来的这么十恶不赦。”

“是我一直想要跟着他,他没有强迫我……”

“其实他对我很好……”

冈田看着三宅的表情,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有眼睛会看。”

他见过一次森田的温柔,而其他的时候,森田对待三宅,大多是粗暴的。

三宅看了一眼冈田,然后又垂下脑袋,不再说话。



*

傍晚的时候,森田没有回来。三宅有些焦躁的在房间里踱了几个来回,然后门被大力推开。森田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说,你快走。

“刚,怎么了?”

“少废话,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拽着三宅走到窗边,“别走大门,从窗户走。”

“刚?那你呢?”

“不用你管!”

“你不走我也不会走的。”三宅也用力拉着森田的手腕,森田给了他一拳,然后把他往窗户那里推。

“这小子是警【】察的人,估计不久就会有人过来,你快点走。”

“一起。”三宅无比坚定的吐出两个字。

森田看了他一会儿,三宅补充说,就算被抓也要一起。

森田沉默了三秒,然后说,“好,那我们走吧。”



*

长野追过来的时候,三宅和森田刚刚从窗户跳到下面的草地上开始狂奔。

长野派人从两个方向去追,然后过来给冈田松了绑,“有听到他们说要去哪里吗?”

“没有,”冈田活动了下手腕,“因为他们基本不说话。”



*

森田和三宅在路边偷了一辆车,然后躲进了远郊的一个十分狭小的民宿里。

两个人呆在一件黑漆漆的小屋子里,听着脚底下的地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刚……”

三宅在黑暗中抓住坐在身边的森田的手,然后森田狠狠甩开他的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瞪着三宅。借着窗外昏暗的月光,三宅能看到森田脸上愠怒的表情。

“我就不应该让你跟着我。”

“刚……”

“你跟着我到底能得到什么?不停被人追杀,然后被关进监狱终此一生?这就是你想要的?”

“刚……”

“你本来有那么长那么丰富的人生,你——”

“森田刚!”

伴随着三宅愤怒的声音的,还有结结实实的一拳头。

森田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抬起头看着三宅。

“我为什么跟着你,你真的一直都不知道?”



*

其实三宅健也曾经是森田刚的人质。

彼时三宅还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大学生,被绑了之后,森田一直是老大派来看着他的人。

三宅是个很开朗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下也没觉得十分的绝望,他开始和森田聊天,开始询问森田的事,也会和他分享自己的事。

“我也是孤儿噢,我的监护人是一个鼻孔很大的厨子大叔,他超级好玩。”

“……”

森田并不会对三宅的话唠作出回应,只是他在关着三宅的房间里待的时间一天比一天长,看着三宅的眼神也越来越柔和。

三宅说,森田君,其实每个人都有重新开始权利。

森田笑了,和他说了第一句话。

“我没有,我不配有。”



*

后来的某天,森田深夜闯进房间,急急忙忙的给三宅松了绑,“你走吧。”

“诶?”三宅睡的迷糊,抬头看着森田,眼神里一片迷茫。

“他们要杀了你,你快走。”

三宅眨了眨眼睛,“你和我一起吗?”

“我?”

森田表情里写满疑惑,三宅说,“一起吧,森田君。”



*

那个晚上,森田鬼使神差的和三宅一起逃了出去。

“你看,其实也没有这么难。”

三宅笑起来,森田看着三宅眼神里的光亮,然后甩开了三宅一直拽着自己的手。

三宅皱起眉头看着森田,森田转过头,慢慢的说,“就当我们从来都不认识。”

“诶?你要去哪里?”

“不关你事。”

“可是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三宅笑起来,耸了耸肩,“我不想给大叔添麻烦,你能理解我吧,嗯?”

“……”

“那就让我跟着你嘛。”

“……”“刚!”“……随便你。”



*

而森田刚之后还是做起了老勾当,做许多坏事,他对三宅说,你看吧,我根本不配有第二次机会,你还是趁早离开我。

起初三宅会和他爆发激烈的争吵,“你都已经能重新开始了,为什么还要走这条路?”

争吵的结果总是两人扭打在一起,而让森田惊讶的是,三宅的身手并不弱,两人总打到精疲力尽,各自躺在地上喘息,然后森田会出门买药,回来给三宅清理伤口。

“刚,不要做这些事了。”上药的时候三宅近距离的看森田。森田回避他湿漉漉的目光,然后把纱布一扔,说你自己弄吧。

之后三宅渐渐的变得沉默了,但还是陪在森田身边,只是不再企图感化森田。森田也不再和他说话,态度比以前更加恶劣,而两人也渐渐的变成了伙伴关系。

“你想要走的那一天,告诉我。”

某天晚上,森田对着三宅侧躺着装睡的背影轻轻的说。



*

后来就有了绑架这一幕。



*

森田看着三宅的眼睛,然后笑了,三宅揪住他的领子,“森田刚,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你再不离开我,就太晚了。”

三宅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松开手,弯下身子开始大笑。笑累了,他蹲在地上,擦了擦眼角不知为何流出的眼泪,“你骗我,你怎么会不明白。”

森田坐在床上侧着头不看他,房间里死一般寂静。

森田再看向三宅的时候,他已经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睡着了。

森田叹了口气,然后拿了毯子给他盖上,看着三宅的睡颜,不自觉得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轻的说了句,是啊,我怎么会不明白呢。



*

三宅醒来的时候,森田已经不见了。

他活动了一下因为蜷缩而微微发麻的腿,然后下了楼。

大厅里正好在播早间新闻,三宅看着屏幕上的人,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连环绑架案真凶凌晨自首,并声称其‘没有同谋’”。

他走近电视机,在电视机柜上发现了一张字条——

“我走了。”

简短的就像那个几乎一直在沉默的人。三宅抬头看了一眼眼部被打着马赛克的人,眼睛有点发酸。



*

“警官,我是三宅健,我是来自首的。”

自首?对面的警官看了他一眼,三宅补充道,“我是森田刚的同谋。”

冈田从一边走出来,看到三宅。三宅也看到了他,还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冈田拉过三宅,说,你来干嘛?

“自首。”三宅简明扼要的回答。冈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森田刚揽下了所有的罪责,你没有必要过来。”

“可是我的确是他的同谋。”

“他说你是他的人质。”

“我——”

“他知道你会来,他说如果我见到你,就让我和你说,其实需要离开的是他,不是你。”

三宅看着冈田的大眼睛,咬着下唇,“那,我能见他一面吗?”

冈田摇了摇头。



*

森田被判刑的那一天三宅没有开电视。

确切的说他没有敢开电视。

他的生活仿佛回到了许多年没有试过的正轨上,起床,出门打工,晚上带着便当回家,租了很便宜的房子,就像一个无比正常的年轻人一样生活。

他和冈田和长野成了好朋友,长野给他推荐了很好的心理医生,三宅去过几次。听心理医生说了一大堆专业术语和什么什么综合征的名字。后来三宅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复杂。

三宅和长野说,其实喜欢就是喜欢,只是我喜欢的人恰好是那个身份罢了。



*

三宅去探望森田的次数不下几百次,而森田总是拒绝见他。

后来三宅和长野说,你能不能告诉他,我马上就要病死了。说不定他就肯见我一面了。

长野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好吧。



*

在第N+1次的时候,三宅终于坐到了森田对面。

森田瘦了很多,穿着灰蒙蒙的的囚服,表情也灰蒙蒙的的,坐在玻璃的另一侧看着三宅。

三宅笑了一下,然后说,好久不见。

森田侧头,闷闷的说,我并不想见到你。

三宅还是笑着,“我都要死了,你就不能对我说点好话?”

森田转过头看他,然后叹气,“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他顿了顿,又问道,“什么病?”

三宅指了指自己的心。

“心病。”



*

森田看着三宅的样子,然后无奈的扯了一个笑容,“你很无聊。”

“你还有三年就出来了。”三宅放下手,看着森田。

“……是。”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和你说的话吗?”

“其实我听到了噢,你说,你怎么会不明白。”

三宅狡黠的笑着,森田不自然的扭了扭脖子。

“刚,那你明白了什么?”

森田低着头没有表情,三宅说,你看,你还是不明白。



*

然后森田抬起头,看着三宅的眼睛,慢慢的说道。

“我明白。”

“所以……你愿意等我吗?”

“健。”


*

三宅看了他半天,然后说,我才不愿意呢。

森田看着三宅侧过头也没能掩饰住的,因为笑意而鼓起的脸颊,也笑了,露出了两颗虎牙。



*

森田出狱的那天,三宅起了个大早蹲在门口等,以至于等了太久蹲在路边睡着了。

森田走出大门呼吸到自由空气的那一刻,就看到三宅可怜兮兮的蹲在栏杆边。

“喂。”森田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三宅抬起头,见是森田,立刻弹起来高兴的抱住他的手臂。

“刚!”

“怎么蹲在这里,等很久了?”

“没有!”三宅笑的一脸灿烂,然后拽着森田,“走!我带你去吃东西!”



*

三宅把森田带去了鼻孔大叔的店里,长野和冈田在那里坐了很久,看到三宅进来,长野招了招手。

森田坐在一边有点不自然,表情略微不爽的看着三宅。

本来还以为就两个人的呢……

他看着正搂着冈田说个没完的三宅,揉了揉眉心。



*

吃完饭已经很晚了,三宅把森田带去和鼻孔大叔见了一面,后者仿佛盘问女婿一般的口吻让三宅十分不爽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甩了一句我明天再过来,就拽着森田跑了出去。

两个人无言的走了一段,三宅说,刚,你来住我家吧!

“……”

森田没有回答,低着头看地面。

三宅拉着他的手,然后又松开。安静的站在森田对面。

森田抬头看他,被松开的那只手机械的塞回了口袋里。

“刚,你说你明白了的。”三宅微微骨折脸颊,看起来十分委屈。

森田眨眼,什么明不明白?

“就是……”

三宅语塞的看着森田,后者好笑的转了转身子,“我错过太多了,你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完全不知道。”

“不过我明白了我自己。”

“这么多年才明白,我是不是很蠢。”

“我喜欢你,健。”



*

三宅站在森田对面,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

他现在很想去抱抱森田,又很想揍他一顿。

最后他选择了站在原地不动。

森田看他呆呆的样子,笑起来,走上前伸出手抱住三宅的脖子,轻轻摸着他的头发。

“那你呢?”



*

三宅推开他,半晌,故作生气的说,我才不喜欢你。

森田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然后三宅憋不住了,转过脸闷闷的说,骗你的。



*

幼不幼稚。

森田无奈的拉过他的手,放进自己外套口袋里握住,然后说,回家吧。

三宅看着他,笑起来。

“好,回家。”


**


……你们猜我要表达什么??????????





评论 ( 32 )
热度 ( 52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