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GK】暗恋

听说人情绪低落的时候,就会喜欢去看夕阳。


三宅看着远方的地平线出神。


所以没有我的日子里,刚有去看过夕阳吗?



****



森田刚是三宅的竹马。

三宅第一次见到森田是在小学,森田埋头看漫画的时候,三宅推了推他的手肘。

森田君,能不能借我一下橡皮?

……

借了一次之后,三宅渐渐的开始接近看起来凶巴巴的森田。

他发现看起来凶巴巴的森田其实很好相处,只是长了一张死傲娇脸。

他还发现其实森田是个极其温柔的人,是从心里温柔的那种,有包容一切的胸怀和气量。

他们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竹马竹马了十几年,三宅时常捉弄森田,喜欢看他被自己气到时想发火又不想发火的憋屈脸,也喜欢看自己粘着他道歉之后森田害羞的笑起来露出的两颗虎牙。



其实在高三之前,三宅都没有想过自己喜欢森田。



高三的那一年,某天体育课,两人坐在草坪上晒太阳。三宅问森田,刚你毕业之后要去哪里读书呀?

森田沉默了一下,说了句不知道。

你还会继续踢球吗?

不知道。

我们两个还能在一起吗?

……不知道。

刚不在我身边我会不习惯的。

……

刚我要和你考一所大学。

……随便你。

森田叼着一根草翻了个身不看坐在自己身边的三宅,三宅自顾自的说,那就说定了!然后伸手摸了摸森田的头发。



高三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三宅基本确定了自己喜欢森田,而且并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的这个事实。



那天看到森田从隔壁体育办公室走出来,照常开心的朝他招了招手跑了过去,然后听到森田身后的体育老师说,森田同学考虑一下要不要出国进修的事。

森田回答了一声好,转身看了一眼三宅。三宅脚步停在了原地,半天,拉着森田说,刚,你要出国吗?

……大概。

进修什么?足球?

嗯。

三宅咬着嘴唇,然后捏了捏森田的脸颊,哈哈的笑了,刚好厉害噢!

森田看了他一会儿,说了句快去上课,然后径直钻进了自己班里。



之后三宅一直处于害怕某一天就见不到森田的阴郁中,所以每一次和森田相处的时间都很珍惜,他开始拉着森田四处拍照合影,说哪一天刚不见了我还可以看照片,被森田敲了脑袋说你每天都在瞎捉摸什么呢。



森田最后还是读完了高三,虽然他中途就有机会可以走。三宅问他为什么,森田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因为想要一起毕业。

三宅那时候觉得眼眶有点湿湿的,他睁大眼睛,哈哈的笑,用力的搂紧了森田的脖子。



森田走的那一天,三宅说,刚,你到了那边好好训练,等你回来了,我们再一起去吃坂本大叔的荞麦面。

森田看着阳光下三宅的脸,点了点头,说你也保重。然后拖着行李箱,留给三宅一个背影。



后来三宅闲着没事的时候就给森田发发邮件,因为时差在起床的时候心满意足的收到森田的回复。内容无非就是刚你那边天气怎么样,训练累不累,记得早点睡,记得吃蔬菜,这种没什么营养的话。森田的回复一直很简短,但是多无聊的邮件都会回,三宅记得有一次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发了一句,刚我好无聊噢!然后第二天看到森田的回复——

无聊就去睡觉。

三宅抱着手机傻笑了半天,然后回了一句,刚我想你了。

第二天,三宅起床摸出手机,看到森田的回信。

下月回,放假。



三宅开心了一整个月,然后在森田回来的那一天,早早的坐在机场大厅里等着。森田的飞机延误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在下午五点半的时候,三宅终于见到了戴着口罩穿着一身黑色的森田。

刚!他开心的挥手,然后冲过去给森田一个熊抱。森田眼睛弯了起来,捏了捏三宅的脸。

三宅在坂本的饭店给森田接了风,森田还是像以前一样不太喜欢说话,埋头吃,然后把蔬菜全部挑出来丢给三宅。

刚你怎么还是这么挑食啊!三宅嘴巴里塞得鼓鼓的,不满的说。

森田蹙眉,你不是喜欢吃胡萝卜?还是我走了太久记错了。

三宅眨了半天眼睛,默默的接过森田的盘子,低头吃了起来。

所以我没记错啊。森田笑了笑,继续有以下没一下的扒拉着碗里的饭。

刚你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下个月吧。

哦。三宅答应了一句,又低头一直吃不看森田。森田递给他一张纸巾,嫌弃的说,吃的满脸都是油,小孩子么你。



森田回来的一个月里,三宅经常翘课去找他玩。森田偶尔也会去三宅的学校看看逛逛,看三宅高兴的给森田介绍认识的细目学长,然后两个人一起躺在草坪上晒太阳,就像高中的时候一样。



刚你在那里训练累不累?

还好。

刚你下一次什么时候回来呀?

不知道, 可能会很久。

哦,是吗。三宅把头低了下去,然后侧头说,刚你会不会有一天不回来了?

……

刚我放假的时候能不能去看你呀?

……

森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转过头。

随便你。



三宅最后还是去看他了,在第二年的暑假。

事前没有和森田说过,和森田以前的老师要了地址,拖着行李就去了。

在球场外三宅张望了半天,终于看到森田一身运动装的从里面走出来。然后三宅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另外一个人影。

森田走过去揽着她的肩,然后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远了,森田甚至没有注意到三宅就站在五米远的外面。

三宅看着森田脸上挂着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



三宅在球场外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森田来训练的时候看到了缩成一团靠着行李箱的三宅。

健?森田走过去拍醒睡成一团的人,眉眼里都是担心。

三宅睁开眼看着森田的表情,突然有点想哭。他借着森田的力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然后扯了一个笑容。

刚,我说过我会来看你的。

怎么不打个电话?森田给他拍了拍身上的灰。

怕打扰到你,又没有提前订酒店,就只能在这里等你了。三宅还是笑着,睁大眼睛看着森田。

森田叹了口气,这还真是你会做出来的事。他接过三宅的行李,那我让我朋友给你定个房间吧。

三宅点点头,拉着森田的手,说,刚,你晚上有事吗?

森田一边发着短信一边回了句没有,三宅咬了咬下唇,说,那我们一起吃饭吧。



森田让那个女孩子给三宅订了房间,在去酒店的路上,三宅和那个女孩子聊了一会儿天,女生是日本人,在森田常去的餐厅打工,一来二去两人便在了一起。

他经常提起你,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女孩子笑眯眯的说,三宅笑起来,是吗。

他还常说你来这边就要介绍我们认识呢。

三宅没有回答,他琢磨着朋友两个字,朋友吗,三宅默默的想。

其实不想只做朋友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三宅一直兴致缺缺,戳着碗里的米。森田放下餐具,不合胃口吗?

也不是……三宅把下巴搁在桌子上,抬起眼看着森田。

来呆多久?

明天就走了。三宅闷闷的开口,然后移开视线。

这么快?不留两天?

不了,你训练也忙。三宅鼓着嘴不看森田。

我明天请假送你。森田递纸巾给三宅让他擦掉嘴边的油,说道。



三宅回了酒店之后想了一晚上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最后得出结论,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自己喜欢森田的话,那么现在,既然会吃醋,那就一定是喜欢了。

三宅是一个自由开放的人,所以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后,他决定第二天就去表白。



第二天森田早早的来了酒店,三宅一路上都在琢磨怎么和他说。到达机场大厅的时候,三宅看着森田脸上微微泛青的胡渣,出了一会儿神,然后不由自主的说出,刚我好喜欢你噢。

这样没什么意义的对话曾经进行过无数次,森田这次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三宅又看了他一会儿,说,刚,我说真的,我好喜欢你噢,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

森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什么?

就是,像你喜欢她一样喜欢你。

……



森田皱起眉头,他不是不知道三宅对自己的不一样,他不能说自己不喜欢三宅,但喜欢分很多种,森田的喜欢和三宅的喜欢不是一种,他知道,只是他不想要失去三宅,所以一直装作自己不知道。



三宅说完之后,森田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拉过他的行李,要登机了。

刚,你不回答我吗?

……健,我不想失去你。

三宅看着森田的眼神,然后笑起来,低着头不住地耸动着肩膀。

刚,我就开个玩笑啦……你这么认真,哈哈哈哈哈……三宅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拍了拍森田的肩膀。森田一脸纠结的看着三宅笑个不停,然后办过他的肩膀。

健,别笑了。

三宅趴在森田的肩膀上,深呼吸了几口,然后仰起脸,看着森田的眼睛,“我走了。”

森田看着三宅的背影,叹了口气,也转身离开了。



三宅回到家,把自己扔在床上睡了两天,梦里全是森田的样子,醒过来之后,三宅摸出手机,森田的邮件里写着,到了吗?

三宅看了一会儿, 把手机扔到一边,第一次没有立刻回信。



然后夏天慢慢的开始流逝,三宅没怎么出门,大部分时间窝在家里看DVD。大多数的电影都走着老套的爱情戏码,三宅百无聊赖的看了几部,最后翻出了一部法国电影。

Jeux d'enfants?

三宅看了一眼翻译,两小无猜。

他把CD放进影碟机,然后坐在屏幕前看了一下午,看完之后,突然很想和森田说些什么。

他摸出手机,给森田发了邮件。

刚,如果上次我说的是真的,你会怎么回复我?

没过多久,就收到了森田的回复。

你别闹了。

三宅关了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最后一幕,笑了笑,第一次萌生了和一个人一起死去也挺好的想法。



之后森田没有回来过,两个人的联系也少了。冬去春来,又过了三年。



三宅也要毕业了,毕业前夕,三宅久违的给森田发了邮件,说了句我要毕业了。

第二天收到了森田的回复,几号?我回来。

他们不会错过彼此重要的日子,这好像是好多年的默契。三宅不知道森田是出于什么样的意图,他没有回复他,毕业那天,三宅站在他和森田一起躺过的草坪上一个人发了很久的呆,然后一个人整理宿舍,一个人回到了家。



后来他想,森田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缺席他的人生的吧。



三宅工作后的第二年,某天晚上,终于在自家楼下见到了森田。

阔别许多年,森田更瘦了一些,穿着松松垮垮的裤子,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三宅公寓楼下的大厅里。

三宅揉了揉眼睛,然后有点不知所措的想要逃离。

你搬家了啊,我还找了好久。森田揉了揉鼻子,看着三宅。抱歉没有去你的毕业礼。

三宅看着他,鼻子有点发酸,他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问道,你不踢球啦?

不踢了,腿伤。森田晃了晃自己的右腿,然后蹙起眉头,其实我都回来了一年多了,可我一直都找不到你,你还换了邮箱地址。

你找我做什么。三宅看着地面闷闷的说,森田眉头锁得更深,半晌,开口道,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三宅又笑了出来,他觉得按照常理自己应该是泣不成声才对,但是他还是笑了,然后摆了摆手,对,好朋友。

森田有点焦躁的揉了揉头发, 健,我说真的,我已经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了,你能不能也……

好。三宅打断他,答应道。



之后就真的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两人会互相约对方一起出去吃饭,周末一起去短途旅行,然后互相在对方家里过夜,像是小时候一样。



森田回来的第三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

三宅拖着森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然后一起看着远方的夕阳渐渐的被高楼遮蔽。三宅呵出了一口白气,然后接了几片雪花,糊在森田脸上。

森田脸色精彩转换的时候,三宅哈哈的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说,刚,怎么办,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不能不喜欢你,我试过了,可是没有用。

所以,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即使你会离开。

所以你会离开吗?

三宅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森田,森田盯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站起了身。



森田刚还是离开了,一言不发的。

他给三宅发了邮件,说了句抱歉。三宅并没有回复,他其实能猜到结局,他知道森田会回来找他是因为他的温柔,他也知道在森田心里自己是他很重要的朋友,但他只是不能再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面对森田。

三宅不知道森田搬去了哪座城市,他没有问过,他渐渐喜欢看夕阳,也喜欢下雪,他去很多地方,拍很多照片,然后回家贴在墙上,贴在和森田的合照旁边。



他有时候看着夕阳想,森田离开之后会不会有一点点难过,他很想问一下,但拨过去的时候,森田已经换了电话号码。



春夏交迭,一年一年的日子过得很快。慢慢的一直被大家说不会老的三宅眉眼间也多了几丝皱纹,他开始喜欢上翻看以前的照片,看当时的自己和森田。

他觉得自己有点傻,一直沉迷于过去。



后来三宅把所有的照片都付之一炬,看见最后一张照片烧成灰烬的时候,他终于有点释然的感觉。



又过了许多年,晚年的三宅颤颤巍巍的打开许多年前的同学录,一页泛黄的照片飘飘然的落下。三宅捡起,看到高三那年的自己和森田,终于流起了眼泪。

森田拒绝自己的时候他没有哭,森田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哭,烧掉照片的时候他也没有哭,但现在他哭了。

泪眼婆娑里,他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还有当年递给自己橡皮的森田。

他突然想起了那天下午看的电影,电影的最后,男女主抱在一起被水泥覆盖,终于永远的在一起了。

三宅看着那个画面想,能死在一起大概也是一种幸福。



他转过头,窗外又开始飘起了雪。三宅抹了抹脸,还是笑了。


其实能喜欢过你,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


……

我再也不写暗恋了?!

其实这个文有个HE版本,but我不想放,BE晚期患者【?

and这依旧是小伙伴给我提的梗,终于填完不会被刷屏了【??

and其实写道中间我也不知道我在写what【……

大家就凑合看 如果觉得太话唠 

我也没有办法【???


评论 ( 19 )
热度 ( 63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