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N/IJ/GK】追逃

室友一直放animals这首歌==

被洗脑的产物2333

严重ooc!ooc!!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

玻璃渣预警……………………

=========



长野薄唇微微勾起,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蹲在荒野外极为隐蔽的草堆后面。

他抬头看了看渐渐明亮的月色,眯了眯眼睛。然后伸手捞出躲在一边草丛下面的三宅健,替他擦掉脸上的泥土。

呐,长野君……三宅乖乖的在长野身边坐下,抱着膝盖歪过脑袋,眼神里有些落寞的神色。准一真的不要紧吗?

长野看着他,温柔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天,看圆圆的月亮,舔了舔嘴唇。

呐,长野君,我们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有时候想想……死了,可能会更好吧。

呐,长野君,你还有毒药吗?




井之原快彦看着面前跑到精疲力尽卧在地上无力喘息的人,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透过遮在眼前的发丝,冈田准一抬眼看向井之原,咬着下唇不说话。井之原蹲下,一边摸着冈田的头发一边说。

欢迎回来,准酱。

一边的沙发上的坂本翘着二郎腿,玩着手里的小刀,森田刚从外面回来,在坂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没找到,应该是和长野一起躲起来了。他舔了舔嘴唇,对着坂本说。

坂本轻笑起来,森田不满的瞪他,因为长野,每次我都得花一番心思去抓健。

这样才有趣不是吗。坂本笑着看他,略带骄傲的说道。他舒展长腿,从沙发上起身,有些戏谑的看着井之原和还在地上窝着的冈田。

走吧刚,我们也要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




没错,这是一场游戏。

猎物是这片土地特有的,带有特殊气味的珍稀种族,这一代的家主是长野。

狩猎者是在这个国度拥有绝对力量的顶级家族,到了这一代,便是以坂本昌行为主的三人。

这是一场带着上层残忍恶趣味的盛宴。

从小便生活在一起,三人对自己的猎物的味道都十分熟悉,这场游戏自他们各自成年起,已经进行了20年,乐其不疲。

而乐的,自然只是拥有主导权的狩猎者。

其余的三人,在成年的那天得知自己的命运之后,便一心想要逃亡。




井之原伸手想要把冈田扶起来,而一直处于警惕状态的冈田起身就是一招格斗术,把井之原摔出了二米有余。井之原不在意的起身,拍拍身上的灰,眯起眼睛看着像进入攻击状态的豹子一般的冈田,摊开手。

你知道,今天晚上,你是打不过我的。他勾起嘴角,慢慢走近冈田。

冈田咬着下唇,抬头看了一眼天窗外的圆月,握紧拳头。

井之原慢慢的靠近,伸出手,揽住冈田的腰,强迫他贴着自己的身体,附在他耳边戏谑的说。

下次,起码要撑到月圆之夜之后,再被我抓到。

被井之原霸道的气场覆盖的冈田,只能咬牙瞪着他,无力的承受着井之原在耳边细碎的啃咬。

月圆之夜是长野家族能力最弱的时候,而也是坂本家族能力的顶峰,此消彼长,决定了弱势的一方只能无奈的选择承受。




坂本和森田在野外漫无目的的走了一段,森田不耐烦的挠头。

喂,老头子,这游戏还要玩多少年啊。他叼着不知哪里捡来的一根草,焦躁的开口。

坂本昌行没什么表情的继续走着,慢吞吞的说,直到死的那天,这是我们两个家族的诅咒。

森田啧了一声,撇了撇嘴角,我都玩腻了。

这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本性,一个逃,一个追。

森田刚想对坂本说的话嗤之以鼻,就被他一个噤声的手势给憋了回去。他微微侧头倾听了一会儿,耸了耸鼻子嗅了嗅, 然后对森田做了个手势。

在那里。




冈田被井之原半推半拉的拖进了卧室,途中冈田想要反抗,被井之原用拳头制止。受了今夜力量是几乎十倍大的井之原的一拳,冈田捂着肚子窝在床上,眼神冷冽的看着井之原。

准酱,井之原爬上床,侧卧在冈田身边,撑着脑袋看他,我不想伤害你。

已经二十年了。冈田咬着牙狠狠的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肯放过我。

到死的那天,我都……井之原笑着勾起嘴角,在冈田耳边用气声说道,……不会放过你。

冈田看着他,反而笑了起来,井之原,你爱过我吗?

井之原愣了一下,闻着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突然有些惊慌。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对于冈田的追逐也是出于本能,爱,还是不爱,他不知道。

冈田笑意更深了,眼神里夹杂着戏谑、绝望、以及孤独,一向清澈的眼眸浑浊了起来,他轻轻的开口。

我知道的,你不爱我。




被坂本找到的时候,长野安安静静的坐在草堆后面,身边是正睡的安然的三宅。坂本的身影出现在一边的时候,他并没有太惊慌,抬起头,表情平淡。

怎么,不逃了?

累了。长野垂头,把下巴搁在膝盖上,伸出手摸着三宅的头发,健也累了。

坂本蹙眉,今夜的长野有些不一样,而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他伸出手去拉长野,那人不动不闹,借着自己的力站了起来,微笑的看着坂本。

一边的森田也伸出手把三宅抱起来,三宅没有动,还是闭着眼睛,窝在森田怀里。

看着森田走远的背影,坂本微微低下头看着长野。

呐,昌行,我们认识了,得有三十多年了吧。他抬起头,眼神还是淡淡的。

嗯。坂本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了他半晌。hiroshi,你怎么了?你……不逃?

怎么,我不逃了,游戏便不好玩了是吗。长野看着他,慢吞吞的说。

坂本不说话,眉头锁的更深。

这其中的二十多年,我都在逃开你。长野嘴角挂上一丝微笑,今晚,我不想再逃了。




森田抱着三宅走出了很远,在一边的木屋里把三宅安置好,一点都不温柔的用手敲了敲三宅的额头。

没有收到来自金刚萝莉的反击,森田有些惊讶。他又推了推三宅,捏了捏他的脸颊。

还是没有反应。

森田有些慌乱的起身查看三宅的情况,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虽然很微弱,但还是很平稳的在呼吸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健!森田彻底慌了,把人抱起来,急切的呼唤着。

而三宅安安静静的靠在森田胸口,不论怎么摇晃,都只是紧紧的闭着眼睛。

健,健……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三宅健!

健,你醒一醒好不好……




冈田慢慢闭上眼睛的时候,井之原只当他是累了。

而当周身围绕的气息渐渐变得微弱的时候,井之原慌了神。

他伸手去推冈田,冈田的身体软绵绵的转了个圈,仰面朝上躺着,却还是闭着眼睛。

井之原颤抖的手指伸向了冈田的脖子。

本来该存在跳动的地方,现在却一片平静。

就像冈田此刻的表情一般。

井之原发狂的揪着冈田的领子,怒吼着他的名字。然而本应和他厮打起来的人,只是一脸安静的被摇晃着,额前的碎发拂过井之原的脸颊。

为什么……

他紧紧的抱着冈田,感受着怀里的人最后残存的一丝温度与气味。

为什么……

为什么等我失去你了……

才发现我竟然这样的爱你……




长野笑嘻嘻的伸出手腕,坂本看着他白皙皮肤下渐渐蔓延的紫色经络,不可置信的抬眼看他。

我以后都不用再逃了。长野的语气仿佛带着一些炫耀。

坂本握着长野手腕的手颤抖着,他哑着嗓子,艰难的喊了一声。

Hiroshi……

嗯?长野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嘴边还是挂着微笑,仿佛此刻中毒的人不是自己。

仿佛,他和坂本昌行之间,还是当年初见那样美好。

此毒,可有解药?

长野笑了,没有回答。坂本慢慢闭上眼睛,咬着下唇。

人尽皆知,长野博配制的毒药,从来都是无解的。

我不会疼的,紫线蔓延到心脏的时候,我就离开了。

语气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脸上挂着不在意的微笑,看着这样的长野,坂本气闷的说不出话。

昌行,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坂本放下了他的手,给他整了整镶着紫金线的衣领,慢慢的摩挲着他的脸颊。

只愿来生,你我都为寻常人家,相遇相知,相恋……

相守。




又是一年秋天。

森田带着香蕉,来到深山里的木屋。

敲响门,意料之中的没有回音。

他径自推门进去,三宅正安静的坐在桌边看书,额前的头发细碎的遮住眼睛。听到森田进门的声音,他并不抬头,收起书,走进了里屋。

森田叹气,跟着走了进去。

多少年了,你还是不肯和我说话吗。

三宅只是坐在床边摩挲着一方小小的合影,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森田想要走上前,却被三宅冷冰冰的眼神冻在了原地。他艰难的想要说些什么,却听到三宅的声音响起。

因为多年不曾开口,三宅的嗓音有了些许变化,音调也有些奇怪,他看着森田,眼泪止不住的流,他把相片扔在森田脚边。

你滚。

吐出了两个字,三宅扭开脸不再看他。

森田捡起照片,照片的一角微微泛黄,照片里的三人容颜年轻而美好。

我现在有些庆幸,当初,长野给我的毒并不致死。三宅抹了一把脸,慢慢的说。

这样,我才能活着,看着你们……。

看着你们下地狱。




你说我们死后是去天堂还是下地狱呢。

谁知道。

我们这样的人渣,没有资格上天堂吧。

嗯,还是下地狱吧。

那这样就见不到他们了。

他们应该并不想见我们吧。

可是我想,我还有问题没有回答他呢。

什么问题?

我爱他啊,我当然爱他。

井之原笑的一脸凄惨,看着坂本,声音沙哑的说道。

还有准一最后和我说的话,我还没反驳他呢。

他怎么知道我不爱他。

他又不是我。

坂本轻轻笑了,他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圆月,喃喃的说。

是啊,见到他,我要说些什么呢?




森田刚说,死了的人可以重新开始,活着的人却不行。




在三人剩余的二十多年时光里,森田没有再见过三宅。坂本把三宅住的地方划成了禁区,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民间渐渐把三宅喊作“那位先生”。后一代人只知道,去打扰了那位先生,后果不堪设想。




似是有意想要终结基因里的劣性,这一代,两方都没有留下任何子嗣,这场追逃游戏,也在这一代画下了句号。




森田是三人里活的最长寿的,他死的那天,派人给三宅送了一封书信。

信里写着什么内容,世人便不得而知了,只是在收到信的第二天,三宅卧在夕阳照射的软榻上,闭上眼,也安详的去了。

闭上眼的那一刻,三宅仿佛回到了七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森田刚的时候。

刚你吃吗?

不吃。

吃一点嘛。

不吃!

吃一点点点点嘛!

好吧……



==========






















评论 ( 37 )
热度 ( 83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