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GK】偏执狂

三宅健有时候会看着天空想,如果当时没有遇见森田刚,那两人的命运会不会不一样。

他怕自己过了太久,就忘了他笑的时候露出的虎牙,他在自己靠近的时候不好意思的喊太近啦,他穿制服带帽子,把白衬衫的扣子解到第三颗的样子。


森田刚是一名飞行员。

或者说,曾经是一名飞行员。

三宅刚刚认识他的时候,森田刚刚当上副机长,肩上挂着三道杠得意洋洋的和身边的空姐搭讪聊天。

彼时三宅刚刚从国外回来,坐在机场大厅里研究东京变了不少的交通情况,不由自主的把脸皱起来,嘟着嘴和地图做斗争。

所以森田穿着制服的身影出现在跟前的时候,三宅健很不客气的说了句,你挡住我的光了。

森田笑着退开一步看着自己,三宅鼓着腮帮子说,干嘛!

你看起来很苦恼,我想看看我有什么能帮你的。森田露出虎牙,你可以当做是customer service的一种。

嗯,哦,所以你是男空姐吗?

……

之后森田刚花了不少时间纠正三宅不标准的叫法,比如说,男空姐,和开飞机的。

所以说,有什么区别啦!三宅嘟起嘴不高兴的看着森田,森田正色道,你这是对我们职业的侮辱。

……

不过,直到分别的那一天,森田刚都没有成功的纠正三宅的叫法。

直到过了这么些年,三宅和坂本提起森田的时候,依然会笑着,喊他“那个开飞机的”。


坂本是三宅最近认识的精神科医生,是某日三宅在路上被车撞了,擦伤了胳膊,在医院包扎的时候认识的。

那时候坂本神神秘秘的凑到自己身边,呐,三宅桑,你是不是手语老师?

三宅无语,现在医生的情报都那么完善么?

我刚刚听到你和护士聊天。坂本解释道,然后正了正身子,是这样的,我想请三宅先生教我手语。


坂本是为了长野学的手语。

长野是坂本的恋人。

长野在一场事故里撞到了脑袋,然后像许多狗血剧里演的那样,醒过来之后就听不到声音了。

不过还好,味觉还在,这是长野认识了三宅之后笑眯眯的和三宅比划着说的。

三宅很喜欢坂本和长野这两个人,因此学校的授课结束之后,时常跑去坂本家里蹭饭吃。


所以健以前的恋人,是飞行员吗?

长野打着手语和三宅健说,三宅点点头,回他,是个很帅的人噢。

坂本在一边洗碗,笑着看两人安静的聊天。

只是转身的时候,笑容慢慢的收住,变成一脸落寞。

所以,是怎么分开的呢?

三宅看着长野笑着的脸,撑着脑袋思考起来,然后半晌,又笑开,“不记得了。”

长野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怎么分开的呢?

三宅其实也不知道。


明明在一起时是那么开心。

两人刚刚确定关系时,森田正是最忙的时候,但每天两人都会通电话,聊些有的没的。实在不行,三宅便会在森田的手机上留言,然后等着森田的回信。

偶尔两个人一起去旅行,森田坐在驾驶室里,三宅坐在机舱。

下了飞机在大厅里,三宅会笑眯眯的拖着行李说,森田机长辛苦了。

被夸奖的人总是不好意思的摘下帽子,然后反扣在三宅脑袋上,“少废话。”


明明最聚少离多的日子都过了,却在终于可以在一起的的日子分了手。


三宅还记得森田拿着体检报告回来的那一天,对着自己淡淡的说,健,你好像再也不能坐我开的飞机了。

三宅愣了三秒,然后喊了一声,刚。

森田笑了一下,我没事。

其实怎么会没事。

三宅是后来才知道森田有多喜欢天空,他一直以为这只是他的一份工作,他想,如果不能开飞机,那换个职业就好了。

“你不明白。”森田摸着他的头发说。

他确实不明白,直到他偷偷翻开森田的体检报告。

“去医院吧,刚。”

森田看着他的脸,淡淡的摇了摇头。


“森田先生,手术的成功率大概只有百分之四十……”

“如果不手术,眼睛会渐渐看不见,然后……”

森田看着坐在对面的医生,慢慢的说,不手术。


起码在我还看得清的时候要呆在你身边。

看着微微蹙眉熟睡的三宅,森田伸手拂过他的眉心,轻轻的说。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话却变少了。

三宅突然不知道怎么和森田搭话,他还是用那些日常琐事烦着森田,把八卦周刊举到森田眼前说你看这个明星又被传出轨了BLABLABLA。

后来某一天,森田说,健,读给我听吧,我看不清。

三宅愣了一下,说了句好。

只是读到一半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

森田伸手探了探他的脸,“哭了?”

才没有。三宅抹了把脸,然后抱住森田的脖子。

“我快看不见你了,健。”

“那我就再靠近一点。”三宅和森田鼻尖对鼻尖,认真的说。

但是森田还是走了。

三宅其实是有预感的,那天晚上他没有睡,把脸埋在被子里,听见森田的叹息,听见他说,健,以后没有人给你掖被子了,然后听见大门锁上的轻响。

他裹着被子坐起来,突然有点想哭。


三宅是个坚强的人,他的生活还是一样的过。

他收起了森田所有的东西,束之高阁。

他想过去找他,后来还是算了。

他明白森田有自己的自尊与偏执,他也有。


他看着坂本和长野,时常感叹,在一起真好。

长野打着手语和他说,离开的人会不敢回来,而我不想后悔。

不敢回来?三宅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我知道那次意外,对面开来的,是昌行的车。”

三宅愣了一下,有点惊讶的看着长野。

“你……”

长野耸肩,现在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三宅想了想,笑了,慢慢的打着手势,“是,可是他不懂。”


三宅想,如果他不敢回来,那我就去找他。

三宅去了所有和森田一起去过的城市,最后在横滨,两人一起去过的酒馆里找到了他。

什么啦,躲在我的家乡做什么。三宅看着远方正坐在在酒馆收银处的森田,撇了撇嘴。

他走进去,酒馆的细目老板热情的喊了一句,欢迎!然后瞪大眼睛仔细看了看三宅,张了张嘴。

三宅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对着他眨了眨眼,“啤酒,谢谢。”

老板想起上次他们一起来的时候喝醉的三宅,默默决定把啤酒换成乌龙茶。

三宅坐在窗边看着森田。

店里不是很忙碌,大部分的客人人都很好,加上老板照顾,森田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三宅一直坐到了夕阳落下,夜幕降临。细目老板走过来说,客人,我们要关门了。

三宅点头,走到柜台前。

“三千元。”久违的森田刚不高不低的嗓音,三宅没有回答,把钱递给他,却没有松手。

“……?”森田抬起头,眉头微蹙。

沉默。

然后森田眯了眯眼。

“……健?”

三宅笑了,没有说话,却松开了手。

他离开的时候还是笑着的。

来的时候,他想,我一定要把森田刚抓回去。

站在他面前了,他突然明白,爱是很强大,但爱不能克服一切。

所以只要知道,他在哪里过得很好,就可以了。

三宅抬头看了看夜空,笑意更浓。

i will grow old with him..just from afar

==============

两个偏执狂的故事

and 我酸生日快乐!!!!!!!!!> <

 实现了在你生日撒玻璃的诺言虽然还没到零点……

and……没有and了反正你又老了一岁

么么哒=3=


评论 ( 64 )
热度 ( 67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