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17】

木村走进书房的时候,中居正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休息。木村没有出声,站在一边,倚在书桌上看着中居的睡颜。中居一向浅眠,觉察到来人的视线之后睁开了眼睛,见是木村,眼神又柔和了下去。

都交代好了?他微微舒展了一下,看着木村问道。

木村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中居的头发。中居微微躲闪了一下,也就由着木村去了,把头搁在桌上开始发呆。

“这件事完了之后,”木村眼神温柔的看着他,“就退了吧。”

中居没回答,也没抬眼看他,过了一会儿,轻轻的嗯了一句。

“这么多年了,我也累了。”他直起上身,抬头看向木村的眼睛,木村霸气的五官在中居面前也染上了一层柔和的颜色,他勾起嘴角,附身在中居眼角落下一个吻。

待一切完结,我们就去隐居。

中居微微笑了笑,好。

渐渐恢复神智的三宅,眼神直直的看着小臂上的针孔,对着身边的人低吼道,你们给我打了什么!

房间里还是一片死寂,没有人回答三宅的问题。三宅紧紧握住拳头,渐渐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知过了多久,三宅渐渐开始感到身体中的空虚,以及对之前那种快感与幻觉的渴望,两者交缠在一起,三宅感到撕裂一般的痛苦。他浑身发抖的坐在床上,用没有被铐着的手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另一只手上的手铐因为颤抖而和床架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三宅咬紧牙关忍受着体内像千百万只蚂蚁在爬的麻痒感,以几乎把下唇咬出血的力气抑制住自己想要出声求饶的欲望。门开了,木村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对上三宅血红的双眼。

怎么样?木村扬了扬手里的箱子,看着三宅,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三宅没有开口,还是咬紧下唇忍耐着,木村耸耸肩,“你只要肯说,就不用遭这份罪了。”他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支小小的针管,勾了勾嘴唇。

“你们……到底……对、对我……”三宅把膝盖抱得更紧,狠狠的瞪着木村。

木村挑眉,噢,我忘了,坂本昌行不屑于du品这种交易是吧。他继续笑着,用一种小学老师的口吻给三宅解释着,“呐,这个呢,是一种会让人快乐的东西,也就是我们俗称的……”

三宅盯着木村口型的眼神几乎可以滴出血来,混杂着绝望和愤怒。木村把箱子放在桌上,转身似对黑衣人,更似对三宅说道,想要的话,就让他自己来拿。他戏谑的看了三宅一眼,又加了一句,“如果够不到的话,就等他开口求你们。”

三宅听着木村的话,握紧拳头,指甲几乎掐进肉里。他把头埋进膝盖,喉咙间低低的、呜咽着吐出一个字节。

Go……

森田坐在家里,却莫名的抖了一下,他握紧手里的记忆卡,沉思了一下,选择了打电话给长野。

长野听了森田的话,轻轻的叹了口气。“你的意思是,用这张卡,能把三宅换出来?”

森田微微沉吟了一下,轻轻的说,“这是健想要保护的东西,我不能把它交给别人。”

长野又叹了一声,以我们的身份,接近中居恐怕不妥。而现在,能有资格与中居正广谈判的……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森田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长野从来不是不坦率的人,从不对下属掩盖自己与坂本昌行的关系。而现在,长野却开始闭口不提坂本的名字,个中意义,不言而喻。森田想了想,正想说那算了我再想办法,却被长野打断。

你晚上有时间吗?长野翻了翻日历,“我带你去见他。”

森田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句,好。

在嘴唇终于被咬破渗出鲜血的时候,三宅终于呜咽出声,在床上蜷成一团发着抖。他的眼睛直直的瞪着桌上银色的箱子,那色彩好像有魔力一般,三宅终于忍不住,伸出手,企图去够离床颇远的桌子。

听到屋里传来咚的一声,门外的人打开门看进来,三宅正跪在地上死死的扯着自己的衣角,被拷在床上的手握着拳不停的挣扎着,手腕上已经血迹斑斑。黑衣人还是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仿佛是在等三宅开口乞求。

而三宅自始至终,都只发过一个音节。

GO……

=========

我爱啃啃!

评论 ( 35 )
热度 ( 49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