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16】

松冈脑袋上缠着乱七八糟的绑带,看着坂本,幽幽的问道,是……有关十五年前?

坂本看着松冈,没有回答,松冈也看着他,半晌,叹了口气,真的是这样。

坂本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看过。

松冈诧异的看着他,坂本叹了口气,“健没有给我看过,只是告诉我,十五年前的事情,中居有份参与,目的是对付我父亲。仅此而已。”

松冈皱眉,只是这样?

坂本耸肩,抿了口酒,慢慢的说,我想,重要的不是内容,而是这件东西本身。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这种记忆卡,我猜有许多份,记录着一件事情不同的细节,这是筹码,是护自己周全的手段。

松冈有点震惊的看着坂本平淡的表情,内心暗暗惊讶于这个男人的心思细密,“也就是说,三宅拿到的,是记录着中居正广的那一份?”

坂本点点头,“恐怕是从他父亲那里拿到的。”

言下之意,杰尼桑,当今的政坛大亨,也参与其中,甚至与中居联手。

松冈的眉头锁的更深,长濑也不再说话,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坂本起身,草草道了个别,径自离开,留下松冈和长濑。松冈想着最初接到的命令,接三宅回一课审问,脑海中的一团乱仿佛又多了一丝头绪,从奇怪的保护任务,到急着审问,再到S家的插手……仿佛有了一丝逻辑可循。

因为那些任务的下达者,正是当今的警视总监。

井之原自准一住院之后就时常迟到早退,长野脾气好,也没有追究,只是最后冈田忍无可忍的用打着石膏的腿踹了井之原一脚并警告他再企图挤在他的床上和他一起睡就再也不理他了。井之原可怜兮兮的向长野重复这句话的时候,长野的眼睛笑弯成了一片月牙。

森田自三宅被抓走之后一直冷着脸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长野知道他心里烦,也没有交给他很多工作。

把车停在自家公寓楼下,森田坐在车里,从口袋里摸出那个精致的小盒子,抚摸着上面的纹路和图案,手指在盒子搭扣的地方停了下来,稍稍用力。

这还是森田第一次打开这个盒子。盖子弹开,引入眼帘的是嵌在盒子里的一张用铅笔画的大大的笑脸,森田腹诽道,三宅那家伙的画画水平真烂。他伸出手摸了摸那张纸,突然皱起眉头,又用力按了按。

空的?

他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纸拿了出来,有些惊讶的看着黏在盒子底部的小卡片。

这是……

森田把记忆卡握在手里,紧紧锁着眉头。

三宅醒来的时候,中居正站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边的木村搂着中居的腰,把脑袋搁在他肩上。中居面无表情的推开他,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三宅。

我没什么耐性。中居淡淡的说,你别以为我会碍着坂本和你父亲的面子而对你礼遇三分。他微微的眯起眼睛。“今天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三宅咬牙,额上因为胃疼而渗出一丝细密的汗珠。中居看着他,半晌,轻轻的叹气,转过身。

“交给你了。”

丢给木村这样一句话,他径自离开了房间。

木村有点怜悯的看着三宅,叹了口气,也离开了房间。冲门外的人低声耳语了几句。

三宅有点警惕的看着走进来的黑衣人,其中的一个面无表情的看着三宅,解开了他右手的手铐,另外几个人上来按住不断挣扎的三宅。木村站在一边,从一只银色的小箱子里掏出几支针管。

“给你打一针,胃就不那么痛了哟。”

木村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将针管扎进了三宅的皮肤。三宅左手不停的挣扎着,手铐在他手腕上留下了交错的伤痕。他感到意识渐渐的模糊,胃好像不那么疼了,脑袋开始停止思考,身体也像轻了很多。

你给我打了什么……

他声音颤抖的问眼前的木村。木村收着针管,还是淡淡的笑,并没有回答。

啊……好多花……

三宅停止了挣扎,开始胡言乱语,眼睛眯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

一边的木村收了箱子,交给一边待命的西装男,低低的吩咐了一句“老样子”,随后扬长而去。

===========

么么么么么么-3-

想快点完结掉.....












评论 ( 16 )
热度 ( 40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