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15】

森田刚做了一个梦,梦里,三宅浑身是血,大眼睛看着自己,可怜兮兮的扯着自己的衣角,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刚,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森田刚被吓醒了,坐起身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半晌说不出话。他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手却碰到了一直放在一边的木头盒子。

森田拿起来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放回去。拿起了手机。

长野的短信,说准一受了伤。森田刚皱起眉头,拨了个电话回去。

“喂?”

“是我,准一怎么样?”

长野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说,伤的不算重也不算轻,在医院呢,小井陪着。

森田哦了一声,说了句我一会儿去看他。长野答应了一下,挂了电话。

医院病床前,井之原觉得自己有变成一块望夫石的趋势。

准一睡了一个晚上,护士说麻药的药效应该早就过了,大概是病人太累了才一直没醒。井之原愣是瞪着眼睛看了准一一晚上,如果眼神能够物化那冈田好看的脸上可能会多出两个大……不对,小洞。

这会儿冈田微微皱了皱眉,带着鼻音哼哼了两声,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井之原布满血丝的小眼睛。冈田轻轻的喊了一句inocchi,被准一带着撒娇般鼻音萌到的井之原高兴的想起来做两个后空翻,大喊了一句小准你终于醒啦!

无路赛。刚刚踏进病房的森田刚对着某个痴汉翻了个白眼,冈田轻轻的笑起来,扯到了脸上的伤口,又抽了一口气,看着井之原担心的表情淡淡的说了句我没事。

森田把带来的吃的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坐在冈田身边仔细看了看他脸上的伤,谁干的?居然还有人打得过你……

冈田轻轻咳了一下,是木村。

诶?森田歪过头想了想,噢,中居正广家的那位啊,怎么和他们起冲突了?

冈田想了想,隐去了一些事实说,我正巧碰到木村拦截了松冈……然后抢走了三宅。

什么?!森田一拍桌子瞪大眼睛,一边的井之原和冈田都吓了一跳,井之原怒瞪他,轻点,这有伤员呢。冈田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听到,呃……木村好像说,东西什么的,好像中居想要三宅健手里的什么东西。

中居想要?森田皱起眉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过了一会儿,他揉了揉冈田的头发,你别想太多了,好好养着伤,以后还得靠你徒手制伏恐怖分子呢。

你怎么不制伏。井之原小声的吐槽了一句,冈田笑了笑,说了句好。

森田又坐了一会儿,起身说我先回本部了。井之原让他晚上再来一次顺便把晚饭带来,遭到了森田的暴击,还有一句不情愿的知道了。又对着井之原做鬼脸,是看在小准的份上。

三宅被带走之后一直是昏睡状态,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房间外面传来轻声交谈的声音,他努力的让自己清醒过来,断断续续的听到几个词。

坂本……记忆卡……杰尼桑……森田……

听到森田的时候三宅艰难的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三宅转了转头,嗓子火烧一样的疼。转了转手臂,却发现手腕被手铐牢固的铐在了床头的横杠上。他挣扎了几下,除了发出丁零当啷的声响之外,禁锢着手腕的器械纹丝未动。

听到屋里的动静,木村走进来,看见三宅瞪着眼睛看着自己。

醒了?木村扬眉,差点以为你死了。他扔给三宅一瓶水,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饶有兴致的看着三宅。

你们想干什么?我在哪里?三宅润了润嗓子,不客气的问。

木村没有正面回答,笑的一脸不怀好意的说,你睡着的时候一直在喊一个名字,刚……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吧?

三宅皱起眉头,木村继续笑,你昏睡的时候,我搜了搜,你身上没有带着那张要命的记忆卡。

我扔了。三宅不客气的瞪他,木村耸耸肩,那真是遗憾。他站起身,俯下身看着三宅,“那只能用一些特殊手段让你说实话了。”

三宅咬着下唇不说话,房间的门开了,中居正广走了进来,脸上没什么表情。木村习惯性的伸手一搂,被那人灵巧的躲开,木村笑笑,没说什么,走到一边。

中居看着三宅,淡淡的说,交出来。

我扔了。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次。

我是被吓大的。

三宅觉得自己并没有撒谎,早年的坂本昌行的脾气简直和鼻孔一样大【。】,虽然极少对三宅生气,但他觉得自己的胆量也是这样被练大的。

中居脸上还是淡淡的没什么表情,随口答了句是吗,然后转身出了门。三宅纳闷他怎么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时候,木村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小朋友,你完蛋了。

=============

暗搓搓的加点2TOP【大雾【

啃啃么么哒我是爱你的

这个还不完结我好捉急!!【还不是你啰嗦



















评论 ( 24 )
热度 ( 33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