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14】

坂本坐在书房里,管家战战兢兢的敲了敲门,那个,坂……坂本桑。

什么事?坂本头也没抬的冷声问道。管家缩了缩脖子,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那个,有您的快递。坂本抬头,皱起眉头,管家把包裹放在桌上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坂本拿起包裹看了看标签上的署名,眉头皱的更深了。

长野博。

他表情有点凶狠的拆开包裹,拿出里面的盒子。盒子里装着自己遗留在长野那里的东西,领带、钢笔、洗漱用品……甚至还有自己别墅大门的钥匙。坂本没什么表情的翻着,关上盒子,眼神更是冷的可怕。

等他把盒子好好放在书架的最顶端后,手机适时的响起。是准一的电话,坂本接起,怎么了?

准一声音有点焦躁,三宅被抓走了。

嗯?坂本蹙眉。准一又解释了几句,坂本的眉头锁的更深,“你在哪里?”

准一吸了吸鼻子,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回答,我在跟着木村。

木村?坂本想了想,这件事我来处理,小准,你停下,别跟了。

冈田看着前面的车骤然停下,木村高挑的身影从车门里出来,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他咬唇,半晌,慢慢的回答了句好,就挂了电话。

怎么?你是松冈的人?木村看着从车里下来的冈田,问道。

不是。冈田简短的回答,然后看了看木村的车。木村笑,为了三宅?你是坂本昌行的人?

冈田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直视着木村的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木村的衣领,把他压倒在地。被放倒的木村有点惊讶,但同时也淡淡的笑了起来,小朋友,你这么冲动,我真是很难把你和坂本昌行联系在一起。

少废话,把三宅交出来。冈田紧了紧钳制着木村的手,狠狠的开口。

我劝你还是不要和我较量……木村丝毫不在意被压制着这件事,冲一边的西装男扬了扬下巴,我不想伤无谓的人。

冈田看着渐渐笼罩在自己身上的黑影,咬紧下唇。

坂本昌行再次接到电话的时候,木村正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自己身上的灰,带着笑意的说,你家的小朋友现在可能不太好。

坂本腾的一下站起来,木村拓哉!

木村轻轻咳了一下,看着四周躺倒一片的手下和倒在地上鼻青脸肿的冈田,叹了口气,我说,你们都是什么人啊,这么能打,要不是我带的人多,可能就要交代在这了。

坂本握拳,人在哪?

你问哪个?木村笑意更浓,仿佛是故意要激怒坂本。坂本深呼吸了一口,两个。

木村笑着报出了一个地点,“不过,我马上就要带着三宅走了。”他耸耸肩,不然回去挨揍的就是我了。

说完这句木村就收了线,坂本愤怒的砸了一下桌子,眼神变得凌厉凶狠。他仔细想了一想,还是打电话给了长野博。

喂?慢悠悠的声音传来,坂本吸了口气,是我。

我知道……长野的声音还是懒懒的,坂本言简意赅的交代了冈田的位置,长野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问道,你自己怎么不去?

坂本叹了口气,我不想别人把那个孩子和我联系在一起,起码……明里不要。

长野想了想,答了句好,我这就去。

挂了电话,长野披上外套自嘲的笑了笑,这关系怎么就是斩不断了呢。

开车到坂本说的地点,长野看到正靠在车门上休息的冈田。脸上布满血迹,身上的西装也撕扯坏了不少,领带松松的垮在一边,长野跑过去扶起冈田,小准,你怎么样?

冈田睁眼看到是长野,露出了点惊讶的表情。长野叹气,走吧。

把浑身是伤的冈田安置在后座,长野边开车边给井之原打了个电话。听到冈田受伤,井之原一蹦三尺高,从家里飞奔出门,没几分钟就开到了医院。

在大厅里看到刚刚办好住院手续的长野,井之原跑过去,气喘吁吁的问,小准呢?怎么样?严重吗?啊?说话啊!

长野哭笑不得的把扒着自己手臂的人甩开,晃了晃手里的单子,然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井之原看了看周围对他的大嗓门皱起眉头的医生与病人,咧了咧嘴做了个抱歉的表情,随长野上了楼去冈田的病房。

冈田刚刚包扎完,靠在枕头上闭目养神。井之原轻轻的走过去,心疼的看着那人脸上肩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长野把单子和药放在床头柜上,拍了拍井之原,你在这里陪他,我有些事。

下了楼,长野慢吞吞的走向自己的车,慢吞吞的打开车门,慢吞吞的坐进去,然后慢吞吞的转头,对上早已等待许久的坂本的眼睛。

人没事,受了点外伤,肋骨断了两根,左腿骨折,要休养一段时间。他慢条斯理的交代完,就闭了嘴不再说话。坂本看着他,轻轻点头,谢谢你。

你可收到我寄给你的东西?

坂本冷着声音,收到了。长野看了他一会儿,温柔的笑了,是吗,那就好。

那我先走了。坂本打开车门,跨下去的时候轻轻的说了句,以后记得要把车门锁了,很危险。

长野看着坂本下车,关好自己的车门,叹了口气,嘟囔了一句,我身边最危险的就是你了啊坂本昌行。

======

久违的井准=3=










评论 ( 22 )
热度 ( 49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