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井准】今晚月色很美

噢大声告诉我bo主高产如什么!!!!!!

今天的脑洞开的有点虐

可能和我最近的心情有关

谁说上了大学就不会有开学综合症的???

出来打一架【你谁

ooc预警

角色死亡注意!死亡注意!注意!

刚刚不安去查了查梗...果然记得有差错 土下座!!!

下了飞机,冈田准一习惯的看到坐在机场大厅里对着自己微笑的井之原快彦。看到自己出来,井之原站起身,习惯性的接过冈田手里的箱子,另一只手牵过冈田的手。尼泊尔好玩吗?井之原微笑的侧头看乖乖跟在自己身后的人,脸上好像晒黑了一点,脸颊的一侧贴着一张创可贴,头发也剪短了一些。

嗯。冈田轻轻的回答,跟在井之原身后走进了停车场。

开回两人的公寓,进了门,井之原松了松领带,转身看冈田。伸手抚上脸颊上的创可贴,好听的在冈田耳边轻轻问道,疼吗?

冈田不自在的躲了一下,不疼。井之原不说话,只是摩挲着他的脸,冈田有点尴尬的抬起头看他,轻轻咳了一下,今天不回家吗?

井之原眼神暗了一下,收回手。冈田看他,微微弯了弯嘴角,那就快点回去吧,我也累了。也别让夫……夫人等你太久。

井之原眼神复杂的看着比谁都懂事的冈田,轻轻叹了口气,低头吻了吻那人的眼角,沉声道,明天来看你。

井之原走了之后,冈田在沙发上抱膝坐下来发呆。

****

没错,冈田准一是井之原快彦的婚外情。

他歪着脑袋看着前方的空气,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井之原和冈田是大学的前后辈,井之原是大学里的红人,因为能说会道的嘴和惊为天人的歌喉,在冈田入学的时候这个大四的学长就已经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很多年了。彼时冈田刚刚从大阪来东京,个子小小的,除了长得好看会弹钢琴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优点,因为很多女生喜欢激起了男生之间微妙的嫉妒心,而且这个大阪来的小个子又不怎么说话也不合群,久而久之,冈田就成了音乐系其他男生挤兑的对象。

井之原对这个时常被后辈提到的音乐系著名花瓶也有所耳闻,他个性温和,自然不会去加入欺负冈田的队伍,时不时还会教训一下开玩笑没轻没重的后辈。时间久了,也就和冈田成了朋友。

再后来,井之原毕业的时候收到了冈田送的木雕,是一直眼睛奇小的木雕小熊。井之原找到冈田,小土豆,这是你送的吗?

冈田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不回答,井之原摆出凶恶的嘴脸说,嘲笑前辈可不好噢。冈田还是看着他不说话,井之原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挥挥,喂,回神……话没说完就被冈田抱了个满怀。大阪小土豆把脸埋在井之原胸口,闷闷的说,舍不得你。

之后两人就在一起了,顺理成章的。井之原怕自己不在冈田会再受欺负,就把人接到自己的公寓里一起住着,两人的感情一直细水长流的令人羡慕,几乎在井之原所有的友人都觉得就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井之原却告诉冈田自己要结婚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故作轻松的微笑,看着冈田湿漉漉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要结婚了,小准。

冈田不说话,眼睛里渐渐浮上一层雾气,井之原别过头不看他,深呼吸了一口继续说道,我们两个的关系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对吧,小准,你以后也会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要成家……

不会的,我不会有喜欢的女孩子。冈田蹲在井之原身边,扯着他的袖子,有点耍赖的抬头看着他,小井,你不要我了吗?

井之原觉得心疼,也蹲下来看着冈田。这张朝夕相处了近十年的脸,现在看起来却这样脆弱苍白。井之原摸着他的头发,半晌,叹了口气,小准……我们都要成熟一点。

是因为公司吗?冈田拉着他的袖子不肯放松,井之原看着他,冈田也看着他,在眼泪流下来之前别过了头,半晌,闷闷的说了一句,好。

冈田没有出席井之原的婚礼,只是在井丿原集团大少爷的婚宴上,出现了一束没有署名的鲜花。夹在花里的卡片上,用好看的字迹写着——今夜月色很美。

***

井之原之后再见到冈田,是在五年后的一场晚宴上。那时候井之原挽着太太的手,与各位商界名流打着招呼。看到冈田的脸的时候,井之原的呼吸一滞。五年的时光真的会改变一个人那么多,井之原印象里的冈田和眼前这个人竟然难以重叠。曾经长到遮过眼睛的刘海不见了,变成了干练清爽的短发,脸圆了一些,身材也壮了一些,【bo主:就是从少女准变成了哦胖哒【滚【。】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就这样端着酒杯朝自己走来。

你好,我是冈田准一。他微微的颔首,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了五年以来的第一次对话。

之后井之原和冈田没有怎么说话,冈田仿佛有意躲着他,也就那么点大的会场,两人竟然一次都没有遇到过。再后来,井之原在洗手间见到了喝多了正伏在洗手台上呕吐的冈田。

啧。井之原皱起眉头,明明酒量不好的人,居然还敢在这种场合喝那么多酒。他走过去十分自然的拍上那人的背,给吐的面颊潮红的人顺着气。

冈田从镜子里看着井之原,撑着支起身子,挣开了那人的手,靠在墙上轻轻的喘息。半晌,他清了清嗓子,低头不看井之原,有些沙哑的开口,我没事,井之原桑。

桑?井之原眉头越皱越深,想要去拉冈田的手,冈田灵巧的躲到一边,垂着眼看着地面,不出去大丈夫?夫人还在外面等你。

小准,你……

是冈田桑。冈田抬起眼,看着井之原,井之原桑,我想我们并没有那么熟悉。

井之原看着冈田离开的背影,心有些钝痛,这个人早就不是那个会拉着自己袖子,趴在自己背上撒娇的小土豆了啊。

冈田醉的很厉害,到最后几乎走不动路。在一边的助理很是捉急的看着烂醉如泥的冈田,着急的不知道怎么办。井之原远远的看到赖在沙发上不肯起身的冈田,侧头和夫人说了几句,然后走了过去。

冈田……桑,交给我吧。他对着一边不知如何是好的助理说道,助理感激的说谢谢井之原少爷,麻烦你了,然后一溜烟的不见了。井之原转头看了看几乎已经空了的会场,又转头看在沙发上扒着沙发垫睡得正香的冈田准一,叹了口气,伸手拉他,起来了。

被打扰到的人不满的动了动,没有睁眼。井之原手臂用力,把人拉起来架在肩上,回去了,把你的地址告诉我。

我,我、住在酒店……酒醉的人大着舌头含糊不清的回答到,睁开了一条缝看身边的人,见是井之原,忙不迭的把他推开,而后失去了支撑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井之原赶紧把他拉起来,摔到了吗?嗯?

你走开……走……冈田一直推着井之原,力气大到井之原按着他的手臂青筋暴起,他柔声安慰道,你住在哪家酒店?

关……你什么……事!冈田回他,跌跌撞撞的一个人往外走。井之原叹气,拉住那人的手把他带回怀里,低头吻了个结实。感觉到唇上熟悉又久违的触感,冈田瞪大眼睛,酒醒了大半。吻了一会儿,井之原才放开他。

清醒了?

冈田不看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井之原拉起他,走了,送你回去,你住哪里。

被拽着的冈田闷闷的报出酒店名,然后乖乖的被井之原拉着塞进了车里。一路上,井之原只是沉默的开车,到酒店的时候,冈田低低的道了声谢谢,想要开门下车。井之原拉住他,把他按回座位里,眼神里染上了一些不知是什么的颜色,另冈田有些心慌,他声音沙哑的说,井之原桑,很晚……

了字没有说出口,唇已经被井之原封住。井之原在他唇上落下细密而缠绵的深吻,伸出手扣住他的后脑不让他逃,酒尚未全醒的冈田挣不脱他,最后也就不挣扎了,任那人在自己唇上肆虐。

之后两人是怎么上楼进房间的,冈田已经记不清了。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赤身裸体的躺在酒店的床上,迷迷糊糊的记得,深夜里有个人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自己的身体,不顾自己的求饶一次又一次的大开大合的进出,直到自己哭不出声才放过自己,好不容易折腾完后抱着自己去洗漱清理……

房间里残余着井之原身上清爽的薄荷香味,一边的桌子上放着简单的早餐,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冈田拿起还带着些温热的牛奶喝了一口,刚准备吃东西,就接到了井之原的电话。

诶?冈田诧异的听到井之原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怎么……

你的手机密码很好解。井之原带笑的声音传来,冈田想到四位密码是井之原生日的事实,脸红了一下。井之原继续问道,早餐吃了吗?

嗯。冈田闷闷的开口,井之原又交代让冈田好好休息,然后挂了电话。

所以这是什么?和五年不见的前男友出轨?当了别人家的第三者?冈田看着暗掉的屏幕无奈的叹气。

从那之后,井之原和冈田两人之间就保持着藕断丝连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两人都保持默契的不深究,不说破,感觉对了就应付一下对方,井之原像以前一样宠溺着冈田这样那样的小习惯小爱好,两人独处的时候大约都是在家里,就像许多年前一样,如此关系,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

冈田抱着膝盖环顾着这座井之原年初新买的公寓,这里弥漫着井之原的气息,洗漱用品是两人份的,井之原日常的衣物也都挂在冈田的衣柜里,遥控机的摆放是井之原的习惯位置,就像所有的婚外情的一样,这里仿佛是井之原的第二个家。

只是冈田心里知道,这里不是井之原的家。

井之原有自己的家。

******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井之原照例来到他和冈田的公寓。冈田还没有下班,井之原悠闲的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时钟指向六点的时候,井之原听到门口钥匙转动的声音,他起身走向玄关,从背后抱住正在换鞋的冈田准一。

小准。他把头埋在准一的头发里,轻轻的唤他,今天好像晚了一点。

有点事。冈田拍了拍他的脑袋,拉开他环在腰间的手臂,回头冲他笑了一下,换了鞋在沙发上坐下。

井之原走过去,摸着冈田的头发,怎么了?心情不好?

没有。冈田垂着脑袋,又习惯性的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窝在沙发的一角,这是这次重遇之后井之原才发现的冈田的新的小习惯。井之原问起的时候,冈田淡淡的说,刚分手那会儿,一直胃疼,时间久了就习惯这样坐着了,比较舒服。

井之原心疼的把抱住冈田,怀里的人触感已经和十多年前的瘦弱的小土豆不一样了,冈田沉默的靠在他的肩上,半晌,拉开两人的距离,低低的说,inocchi,分开吧。

井之原皱起眉头,看着冈田,半晌,勾了勾嘴角,又怎么了?

在一起的三年,冈田时不时的就会说起这样的话,每次井之原都会用吻或者别的方式打断他,而这次,冈田坚定地维持着两个人的距离。井之原看了他一会儿,松开拽着他的手,沉默的坐在一边。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冈田看着他的侧脸,轻轻叹气。

过了一会儿,井之原闷闷的开口,我不想结束。

冈田笑了笑,我们的……关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你有你的家庭,你的事业,以后也会有你的孩子……他停顿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井之原的头发,慢慢的说,

inocchi,成熟一点。

一如八年前自己对他所说。

井之原侧头,扯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哑着嗓子问,这是报复吗?

冈田还是笑着,轻声说,是事实。

是我用了那么多年才懂的事实。

井之原看着他,半晌,长长的叹气,起身披上外套,转身不再看冈田。

井之原离开之后,冈田还是窝在沙发上,看着空荡荡的屋子。

真是和八年前一模一样呢……

只是这次,说要分开的人是自己……

不知道,他会不会和当年的我一样难过呢。

冈田默默的想着,笑了一下,自我否定道,才不会呢,没了我,他还有整个世界。

井之原坐在车里,夫人打来关心的电话也被他敷衍的挂断了,一个人闷着抽烟。

是吗……原来被分手是这样的感觉。井之原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胸口,想扯扯嘴角,但是失败了。

准一,当时也是这样的感觉吗?

当晚,他没回家,开着车在城市里兜风,凌晨的时候,却还是开回了两人的公寓。

是井之原以冈田的名义买的公寓。

忐忑的开了门,屋子里一片漆黑,井之原唤了一声小准,没有得到回音。他先去卧室转了一圈,然后是书房,然后去浴室检查了一下洗漱用品,最后在客厅无力的坐了下来,心口无法言喻的钝痛。

就这么想从我的世界里消失,连一点点痕迹都不留吗?

他靠在沙发背上,摸出手机给冈田打了电话。意料之中的没人接听,井之原犹豫了一下,又给他发了短信。

其实你可以不用搬走的。

冈田看着手机上简短的一行字,笑了笑,耐心的一个字一个字回过去——

inocchi,今夜月亮很美。

看着发送成功的字样,冈田抬起头看着夜空。

我还是爱你,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

坂本看着眼前喝的烂醉的人,无奈的想要拿出手机打电话,却被井之原一把按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别打电话给她。坂本安抚的拍拍他,好好好不打,不过大少爷,你这可又是怎么了?

心、心疼,不懂啊?井之原对着坂本发酒疯,引得坂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么大的人了,能别那么肉麻么?

之、之前,长野……走的,时候,我不也陪着……你喝、喝了……井之原指着坂本的鼻子说,坂本给了他一拳让他住口。井之原吃痛的瞪他,然后又喃喃着说着什么。坂本叹气,把烂醉的人放到沙发上,又给盖了条薄毯,坐在一边抽烟。

井之原做了许多个梦,从大学,到现在,梦到18岁的冈田稚嫩的脸,还有现在的冈田离开的样子……他想抓住他,却怎么都晚了一步,在梦里抓狂的井之原于是结结实实的给了正想拍醒他的坂本一拳。

看着坂本无语的表情,井之原低低的说了句抱歉,揉着太阳穴坐起身。坂本收拾着自家客厅里的残局,一边糗他,我说,这一个晚上,okada junnichi这个名字我都听腻了,你还没喊腻?

井之原翻了个白眼,不理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拍了拍坂本的肩,上班了。

坂本怒瞪他,忘恩负义!

没了冈田,井之原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公寓,日子好像又变回以前那样,按时上班,下班,饭局,应酬……家里,夫人依旧温柔待他,外面,别人依然敬他。

只是心里有什么不同了。

****

冈田再一次出现在井之原面前,是在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着井之原的神经,坂本在一边翻着病历,叹了一声,没想到真的是这个okada junnichi。

井之原隔着病房的窗看着冈田睡着的侧颜,沉声问道,什么病?

胃癌……已经三期了。

井之原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坂本拍拍他的肩,离开了。

推开病房的门,走到病床前,看着睡着的人苍白的脸色。头发好像长了一点,有了一些少年时候的影子,眉眼还是那么好看,井之原伸出手轻轻勾勒出那人的轮廓,换来那人不满的动了动,睁开眼。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冈田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下床飞奔。井之原不动声色的把他固定在病床上,沉声开口。

什么时候?

冈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井之原在问什么,他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不回答。

是在你要和我分开的时候吗?

冈田抬头看他,半晌,缓缓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为什么?

冈田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他淡淡的说,不想你因为我难过。

井之原看着他,眼神里写满了哀伤,冈田转过头看向窗外,你走吧。

今夜的月亮很美,离开时,井之原对着冈田侧着的背影轻轻的开口。

听到病房门关上,冈田早已泪流满面。

****

又是一年的深秋,井之原捧着鲜花站在月色下的墓地里,看着眼前一方小小的墓碑。一旁的坂本对着墓碑举了三个躬,拍了拍井之原的肩,我在车里等你。

井之原把花放下,用袖子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

小准,你还是那么年轻,我却已经成了大叔啦。

现在的你看到我应该会笑我吧。

今天的月亮还是很美噢,你看到了吗?

小准……我好想你。

回到车上的时候,坂本一个人抽着烟。井之原坐在副驾驶上,没什么表情的开口,别抽了,自己是个医生不知道抽烟这事对身体影响多大么。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当了医生。坂本恨恨的吐了个烟圈,回答道。救不了他,也救不了最好的朋友最爱的人。

没关系,再过十几年,我们也要去见他们了。

是啊,希望他们不会嫌弃我们又老又丑了。

我家那个不会,你家那个……说不定呢。

无路赛。

井之原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月色,笑了起来。

****

今夜月亮很美 来自夏目漱石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时给学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译,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的"I love you"翻译成日文,夏目漱石说,不应直译而应含蓄,翻译成“月が绮丽ですね”(今天的月色真美)就足够了(有“和你一起看的月亮最美”之隐意)。后来被延用,有告白之意。

评论 ( 9 )
热度 ( 54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