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12】

虽然长野平时一直笑眯眯,但是毕竟是个敬业到有点工作狂程度的人,所以在他莫名其妙翘班的第二天,井之原终于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

嗯?yo酱?长野黏糊糊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长野君你病了?井之原问道,得到了一声黏腻无力的嗯之后,井之原确信长野应该病的不轻,询问了几句说了声好好休息就挂了电话,井之原默默的对身边的冈田和森田做了个摊手的表情,三宅眨着大眼睛说,长野君病了吗?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三宅又眨眨眼,那刚今天是不是要留在这里加班了?

……其实可以找别的队的人来代替的。森田刚看着三宅亮晶晶的眼睛,生生的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变成了一声“嗯”。

三宅开心的笑开了,然后又担忧的皱起眉头,嘟囔着不知道长野君病的怎么样。

因为这两个队都是弟控,所以最后回家休息的当然是冈田。井之原揉揉冈田的头发说记得回去好好睡觉啊,得到冈田一个微笑之后心花怒放的井之原被森田和三宅吐槽说没出息。

出了门,冈田给长野打了个电话。

嗯?小准?长野迷迷糊糊中接起电话,嘟嘟囔囔的说,你们还让不让我睡觉啊。

啊,果咩。冈田笑了一下,呐,长野君你没事吧?

嗯……没事,谢谢你啊小……还没说完,长野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准。

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冈田蹙眉,长野笑着说了句没事,就是有点感冒,他沉吟了一下,哑着嗓子说,呐,小准,别告诉他。

冈田愣了一下,明白过来长野说的他是谁,你……你都知道了?

长野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挂断了电话。冈田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发呆,半晌,叹了口气,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听了冈田“添油加醋”的描述之后,坂本挂了电话,条件反射的从椅子上弹起来抓起外套就想出门。走了两步,又转身坐下来,叹了叹,下定决心似的起身往外走。

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开到长野楼下,坂本把车停在街边,抬头看着二楼长野家拉着的蓝色窗帘,抽了一根烟才上楼。摸出还没还给长野的钥匙,坂本熟门熟路的开了长野家的门。客厅里一片漆黑,估摸着长野还在睡着,坂本轻手轻脚的换了鞋朝里屋走去。

轻轻拧开门把手,坂本向屋里看去。长野背对着门裹着被子睡着了,窗帘紧紧拉着,整个屋子里一片慵懒的气息。坂本看了看写字台上放着的完好不动的退烧药和水,摇了摇头。

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小孩心性的不肯吃药。不知不觉得叹了口气,却惊醒了因病浅眠的人。长野瞪大眼睛看着黑暗里的沉默着的人,轻轻咳了一下,坂本桑,你这是非法闯入民宅吗?

坂本听了长野对自己的称呼,冷着脸转了转手里的钥匙,合法。

长野不说话,缩在被子里看他,坂本把药片拿在手上,蹲在床头看着长野从被子里露出的眼睛,用手背碰了碰长野的额头,然后慢慢的说,把药吃了再睡。

不吃。长野闷在被子里沙哑着嗓子开口。坂本挑眉,长野桑不想和我多纠缠的话就好好把药吃了。

长野眼睛转了转,我不吃就能和你纠缠了吗?

……看来还没烧晕。坂本无奈的瞪了他一眼,复又沉默。长野眼睛弯了起来,坂本桑不是不想再见我。

如果房间里开了灯,那长野一定能看到坂本脸上名为“冈田准一那个熊孩子最近一定欠揍了”的表情。而现在他只听到坂本轻轻咳了一声,把药放在了床头柜上。看着坂本站起来转身的身影,长野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打了个喷嚏。坂本往外走的身影顿了顿,最后无奈的折回,坐在床沿上。

把药吃了。坂本挑眉,还是长野桑更希望我来喂你?

长野默默的不说话,半晌,乖乖的坐直身子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然后就着坂本递过来的水把药片吞了。然后又窝了回去。

坂本放好杯子,沉着嗓子说,以后自己记得吃。

长野咳了一下,慢悠悠的回答,好。

坂本沉默的走出去,在玄关踟蹰了半晌,最终还是把钥匙放在了玄关边的台子上。

长野听见外面关门的声音,轻轻闭上了眼睛。

昌行,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吧。

=======

啊软软的mama好乖(。

口嫌体正直的妻奴【划掉】爸爸(。

准大手你干的漂亮 给你加鸡腿(。

我真的觉得我在发糖(。






评论 ( 28 )
热度 ( 57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