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10】

日子一天天过着,随着父亲的催促越来越紧,森田内心也越来越烦躁,在三宅面前也越来越沉默寡言,由得那人闹自己。三宅时常歪着脑袋眨着眼问他,刚最近是不是有心事呀。森田不知如何回答,也总以沉默应对。

自那日坂本离开之后,长野再没见过他。他也没多想,坂本总有自己该忙的事,他坐在家里心不在焉的翻着美食杂志,一边想着三宅说的话。

小准做的汤?长野眯起眼睛,他确信三宅不只是因为美味而特意与自己提及,想着想着,长野叹了口气,放下杂志躺平,对着天花板放空。

井之原觉得准一最近也不太正常,本来就沉默的一个孩子,最近越发的寡言少语,因为值班的原因两人现在很少有机会一起出去喝一杯,但井之原每天见到他都能发现他脸上、手指上多出新的伤痕,问起来他也只是说昨晚又去训练了,好像人生中只剩下揍沙袋这一件事似的。

这到底一个个都怎么了,看着黑脸的森田和不说话的冈田,井之原小声犯着嘀咕。

V家上上下下最近更是过的都十分惶恐,本来脾气就不怎么样的坂本昌行最近更是阴晴不定的厉害,整个社团老老少少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惹了这位大爷不高兴。

坂本低气压的原因是,在几天的纠结之后,他终于打开了冈田给他的U盘。仔仔细细的浏览了一遍事件描述之后,坂本的眼神固定在了“当事警员”这一栏上。

文档往下拉了几页,映入坂本眼帘的是一张年轻的脸,视线移向旁边,标注着的名字——

长野博,隶属SAT(Special Assault Team),狙击侦察班,狙击手。

接下来的文字坂本都只粗略的扫了一眼。关了文档,他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叹了一声。闭上眼睛,十五年前的事情在脑海里放映着。

十五年前,V家还是坂本的父亲话事,当时黑道还是S家称霸,彼时S家的老大刚刚过世,中居正广刚刚接手,年轻气盛,还经常和坂本发生冲突。

坂本还记的那是个晚秋,父亲正在经手一笔很大的军火交易,在一个废弃的码头。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枪声四起,父母和哥哥一起把他塞进了地道的入口,坂本从入口的缝隙里看到母亲倒下的背影。

后来屋子里警察越来越多,坂本不得不从地道离开,又从不远处的出口爬出来,奔回了现场。枪声已经平息,坂本看到自己的哥哥和一个带着面罩的警察扭打成一团,哥哥出手狠辣是出了名的,而那个警察身手却也不凡,一来二去几个回合,坂本的哥哥被一拥而上的其余警察放倒在地。

“昌行,记得报仇。”被铐上手铐押送去警车的哥哥深深的看了坂本一眼,恨恨的吐出这样几个字。

哥哥离开之后,在现场站着的坂本自然也被警察带回去问话,在被拷着的时候,坂本转过头看向那个和哥哥打架的警察。那人正捂着手臂摇摇晃晃的走着,路过坂本身边的时候,侧头看了充满怨恨的坂本一眼,好看的眼睛眯了起来。因为带着面罩,坂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不过那双眼睛,却深深的印在了坂本的脑海中。

之后的审问进行了整整48小时,坂本靠着精神力撑了下来,而最后被放走的时候得知,哥哥承担了一切罪名,贩卖军火、袭警、非法使用枪支……最后只提了一个要求,放了父亲和坂本。警方出于多方考虑,最后答应了他的要求。

回到家见到父亲,父亲像是一夜老了十岁,坐在书房的软椅里看着全家福。

一直说下一次是最后一次,下一次做完就收手。父亲有点沙哑的声音传来,每想到,她等不到这最后一次。

故事的最后,坂本的父亲彻底离开了社团,临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交代要去哪里,就这样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靠在椅背上的坂本叹了一声,眼神闪烁了一下,关了电脑,拿起手机,手指颤抖地按下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嗯?”长野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坂本几乎第一反应就是想挂掉电话,他深呼吸了一下,“是我。”

嗯?怎么了。长野听见坂本的呼吸声,不解的问。沉默了一下,下定决心似的,坂本慢慢的开口,“现在有空吗?”

嗯……有吧。长野看了一眼桌上堆得乱七八糟等待处理的文件,沉吟了一下,什么事?

我来接你。坂本简短的吐了几个字,就挂断了电话,放下手机用手遮住眼睛呆坐了五分钟后,拿起外套出了门。

挂了电话的长野看着手机屏幕一点一点暗下去,也叹了口气。他了解坂本,了解到几乎听呼吸声就知道那人的心情。而这份了解,现在又让他觉得害怕。

刚才……说没有就好了。

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长野关了家里的灯,窝在沙发上等着坂本。

===========

噢请叫我文笔已死系列

捂脸

爸爸妈妈么么哒=3=




评论 ( 13 )
热度 ( 35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