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8】

睡在沙发上的长野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坐起身,掀开身上的毛毯,揉了揉眼睛,摸出手机,是坂本的电话。

醒了?坂本好听的声音传过来。刚睡醒的长野声音黏黏的回答了一句嗯。

“看你睡得熟,就不吵你了,做好的饭菜在冰箱里,记得热了吃。”长野嗯了一句,小声抱怨了一句冰过的料理就不好吃了。

坂本笑出了声,下次再给你做不就行了。长野也笑嘻嘻的说,先挂了,你忙你的。

挂了电话,长野并没有走向冰箱的意思。他在桌前坐下来发着呆。坂本是个冷酷的人,这点毋庸置疑。但坂本也是个极度温柔的人,这种温柔几乎可以打上长野限定的标签。长野想到和坂本见的第一面,大概是十二三年前吧,他笑了起来。

坂本昌行。在灯光昏暗的夜店里,坂本夹着烟,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抬头盯着长野博的眼睛,自我介绍里没有一个无用的字。

我知道。长野一如既往的温柔的声音,却有着不怒自威的威严。他看着坂本,摊开双手,身份证。

坂本周围的小喽啰们开始喧闹起来,有的喊着我们老大亲自监督的场也敢查,有的叫嚷着要揍长野,长野冷冷的扫了一圈周围的人,不急不慢的等待着喧闹声平息,然后缓缓的重复了一遍,身份证。

坂本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勾了勾嘴角,没带。

哦。长野点头,那请坂本桑回局里聊聊天。长野侧头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怎么?怀疑我没成年?坂本昌行舒展长腿,从沙发上站起来,挑衅的看着长野博。长野博笑,一本正经的说,是啊,我们也要防止别人因为长得老而年龄欺诈。

噗。坂本笑了出来,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摸出身份证递给长野,长野仔细的看了看,抬头对坂本说,嗯,君之颜诚不我欺。

冈田走进来的时候坂本和长野正看着彼此笑着,他微微皱眉,看着坂本说了句后会有期然后从自己身边走过,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的样子。长野转身招呼冈田,都查过了?

啊…嗯,冈田点头,没有什么违法的。

好,回去吧。长野笑笑,也转身出了门。

之后不知为何,坂本总是和长野在路上偶遇,长野喜欢的荞麦面店,长野喜欢的汤豆腐店,长野喜欢的甜品店,里面都会有坂本的身影。那些店主都受宠若惊的站在门边迎接着坂本的光临。后来长野忍无可忍,瞪着坂本说,你老跟着我干什么?

坂本看着那人的眼睛,似笑非笑的说,你的眼睛很像我一个朋友。

长野噗嗤笑了出来,你的搭讪方法太过时了。坂本笑了笑,没说什么。长野说的多了,也就随他去了,倒也乐得享受那些老板为了讨好坂本而提供的优惠折扣。

再后来,两人就好上了。这件事说起来长野至今仍觉得荒唐。某个大雨的夜晚,长野从火锅店出来,因为没带雨伞而在屋檐下踟蹰不前。坂本的车风驰电掣的驶过来停在长野面前,激起的水花打湿了长野的裤腿。长野瞪他,坂本降下车窗,看着长野,上车吧。

坐在副驾驶上,长野歪着脑袋看坂本开车的侧脸,怎么,不带司机出门?

私人行程。坂本有意无意的瞥着身边的人,额前的碎发被雨水打湿了些许,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眼神亮亮的看着自己,噢?那还真是劳烦你了。

坂本径直开回了自己私人闲置的别墅,长野四处张望,没见到一个门卫保安之类的人物有点惊讶,只有你一个人?

私人地方。坂本勾了勾嘴角,长野也笑了,所以,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呢?

你去的那家店的面,做的太差了。坂本边开门边对跟在后面的长野说。

那还劳烦坂本桑让我见识见识更好的面。长野坐在料理台边歪着脑袋看着坂本。

之后……拉面自然是吃了的,不过对于坂本来说,那天的晚餐多了一只腹黑大狐狸。

对于莫名其妙被睡了这件事,长野倒是很淡定,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揉着酸痛的腰起身的时候,坂本正衣着整齐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报纸喝着咖啡。

醒了?他叠好报纸坐到床边,伸手帮长野揉着腰。长野看着那人衣着整齐坏笑着的样子,伸手拉过被单裹住自己,我的衣服呢?

坂本看了他一会儿,欺身轻轻吻住长野的唇,半晌,在长野耳边轻轻说道,衣服……等一下再穿吧。

真是莫名其妙的发展。长野想着,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笑了笑,又想到了别的什么,落寞的收了笑容。拿上自己的外套,离开了。

===================

臭牛虻坂本昌行【滚

评论 ( 12 )
热度 ( 44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