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6】

松冈闻言愣了一下,长濑也瞪大眼睛看着坂本,半晌,松冈干咳了一下,你说什么呢。

坂本笑,没有回答。

松冈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坂本歪了歪脖子,十五年前。松冈眯起眼睛,记得这么清楚?

坂本笑,我忘了十五年前你还没接手V家这个烂摊子。但你应该有听说过吧……他顿了顿,没说下去。松冈他是近几年才跟上坂本昌行这条线的,一来二去,两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变成了酒肉朋友,越接触越觉得,坂本这个人,不能说是十足的黑,就像他自己说的,大约更接近于灰色。

十五年前啊……长濑翘起腿,啊我想起来了,是那个行动吧,代号什么来着……他挠着脑袋,看向坂本。

Cleaner。坂本弹了一下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声音,幽幽的吐出几个字节。松冈啊了一声,那时候这个行动很轰动,直接导致了V家的权力更迭,老爷子从那之后不知所踪,彻底把整个社团交给了小儿子坂本昌行,行动之后,坂本花了大半年的时间一点一点把散了社团带回正轨,清理干净那些反对他的,伺机篡位的,这中间有多少痛苦和彷徨,别人就不得而知了。

你想怎么样?松冈看着坂本,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人在你们那里,而且我也不会对他做什么。坂本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松冈一眼,我就是想告诉你,V家是我父亲的心血,我从没把健当做护身符,即使健不在我手上了,我也不会垮掉。

松冈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喝着酒。半晌,他拉着长濑起身,那我们先走了。

森田和冈田在傍晚的时候换了井之原和长野的班,三宅看见森田,高兴的蹦过去挂在他身上。森田眉头皱了一下,也没有把人甩下去,安安静静的站成了一棵松树。

三宅在客厅坐下,看着站的笔直的两人歪了歪脑袋,坐呀。见两人还是不动,三宅跑过去把森田拽到自己身边,然后向冈田挥了挥绑着绑带的手,过来坐啦。森田拨开三宅拉着自己的手,在离三宅一米远的地方坐了下来。三宅扁了扁嘴不满道,森田君!

森田拽拽的笑,干嘛?

三宅继续扁嘴,不说话,委屈的像能拧出水来。森田看了他一会儿,把冈田推过去,他和你玩。

冈田一脸sun了doge的表情,坐在三宅身边沉默着。三宅对着冈田揉揉捏捏了一会儿,冈田摆着扑克脸也不理他,他觉得无趣,眼珠子转了转,呐,冈田君,我想喝汤!

不是才吃过晚饭么。森田撇嘴。三宅瞪他,要你管!

两个人隔着冈田你一言我一语的吵架。冈田揉了揉眉心,叹气。过了一会儿,三宅又转身兴奋的拉住冈田,呐呐,我们来取绰号把!

蛤?不顾森田的质疑,三宅指着他说,呐,森田君就叫面瘫!然后转头盯着冈田,笑嘻嘻的说,冈田君叫凸额!

……

一阵沉默,森田爆发出一阵魔性的狂笑,凸额蛤哈哈哈哈哈……冈田鬼脸,面瘫也好不到哪去。

三宅笑嘻嘻的歪着脑袋想了想,嗯,叫绰号好像更伤感情……那我可以叫你们小准和刚吗!他一脸无害的开口,呐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噢!

森田和冈田一起发射了懒得理你的眼神,三宅不以为然,欢快了刚啊准啊的叫开了。

吵死了。森田看着那人笑得灿烂,腹诽道。

换班之后,长野习惯性的没有回家,而是先去坂本家晃ceng了一圈dun。撑着脑袋看着坂本在厨房里忙前忙后,长野笑,昌行。

听见长野温柔的声音,坂本切菜的手顿了一下,抬头对上长野的笑眼。怎么了?

长野摇头,没事,你好像换了古龙水。他笑笑,很香呢。

坂本盯了他一会儿,没说什么,继续手里的活。长野伸手在他低垂的眼睑前挥了挥,又捏了捏他的脸颊,坂本放下刀握住他的手,无奈的说,别闹,Hiroshi。

长野笑嘻嘻,那我去睡一会儿,你做好了叫我噢。

坂本抬头看着那人在沙发上卧下的背影,轻声叹了口气。

还能这样多久。他皱眉,握了握口袋里的U盘。

长野背对着坂本,窝在沙发上,却没有睡着。他听到坂本的叹声,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情形。

有些事,是不是不要开始比较好呢。

长野想,现在是不是渐渐的,要为自己当时的任性负责了呢。

=============

😐爸爸妈妈对不起 m(._.)m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