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on

旧曲又一局

SP~要人警护官【3】

长野博在外间的沙发上坐下来,看着冈田问道:“你和小井都没事吧?”

冈田摇摇头,“没事,看来那人就是为了三宅健而来。”

长野博喝了一口咖啡,微微眯起眼,SP的任务,尤其是保护重要证人的任务,一般都是高度机密,能接触到任务内容的只有执行的分队和几个队长高层,人数几乎两只手就数的完。习惯性的,长野排除了队内的人泄密的可能性,那泄密的只有……

想着想着,他的眼神犀利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柔,他把空了的咖啡杯扔进垃圾桶,站起身来,“我进去看看。”

里屋里,城岛茂把取出的子弹放进玻璃容器里,发出叮当的一声脆响。打了麻醉的三宅健安静的靠在枕头上,脸色就快和白的枕头一样。

“怎么样?”长野博站在床的另一边问道。

还算不错,没伤到要害。城岛茂一边给三宅健包扎一边回答。

“听三宅说,那个袭击我们的人是S家的。”井之原在一边开口说道,“消息真是灵通。”

长野博扬眉,S家和V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早些年打过几次交道,可这些年两方的当家都收敛了许多,一直和平相处着,坂本有时甚至会和对方的当家中居正广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到底为什么突然要对一个脱离V家的人下手呢?长野博想了想,他总觉得这些事情中好像都缺了重要的一环,然而缺了什么又说不上来。

“小井,这几天要辛苦你一下了,估计还会有后招吧。”长野博拍了拍井之原的肩。井之原点点头,没再说什么。长野博又转向结束包扎的城岛茂,“麻烦你了城岛君。”

城岛茂摇了摇头,无声的收拾着桌上带血的纱布。半晌,起身和长野握手,长野笑笑,“城岛君,下次请你吃饭。”城岛笑着点头,拍拍他的肩,走了。

长野把人送到房间门口,转身对还在房间里的森田和冈田说,“你们执行任务也要小心,千万别受伤了。”

两人点了点头,长野挥挥手,我先走了,有事联络我。

井之原和长野道了别,转身在沙发上坐下,真是出师不利。

森田朝里屋努努嘴,递给井之原一个询问的眼神,井之原看了虚掩着的门一眼,回答说,打了麻醉,睡着呢。

森田点点头,叹了口气,“看他的样子真想不到会是前黑社会骨干。”

井之原伸了个懒腰,是啊,他看了看一边的森田,“放宽心吧,估计也就几个月的事儿。”说着自己也不信的笑了起来。森田显然也不信,他笑了笑,脱下西装外套挂好,“今晚我和冈田留在这里,你先回去休息吧。”

井之原点点头,回去还要给上面交个报告,想到这个他就头大。又坐了一会儿,他起身叮嘱冈田和森田两人千万要小心,然后就离开了。

井之原离开之后的客厅陷入了沉默,冈田坐在沙发上拿出常年带在身上的木雕把玩起来,森田在房间里踱了好几个来回,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一个下午静静的过去,森田坐不住了,“我进去看看。”他对冈田小声示意。

推开虚掩的房门,森田轻手轻脚的走进里屋。三宅健看上去正睡得安稳,上半身穿着背心,露出绑着绑带的肩,额前的头发柔顺的贴着皮肤,眉心微微蹙着。森田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正转身准备离开,身后三宅健有点沙哑的声音传来,“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森田诧异的转身,“哈?”

“名字啊。”三宅健伸出没有挂着绑带的手揉了揉眼睛,“你看井之原君和冈田君都自我介绍了,就你没有。”

森田刚看了他一会儿,低低开口,“森田刚。”

“森田君啊,你好!”三宅健笑,用没受伤的手臂支起身体,“我叫三宅健。”他笑嘻嘻的看着森田刚。森田刚挑眉,想说我知道,然而到了嘴边说出来的却是,“……你好。”

三宅健掀开被子,翻身坐在床边,抬着脸看着森田刚,眼神亮晶晶的,也不说话。森田刚被看的发毛,往后退了一步,“怎么了?”

三宅健哈哈的笑了,“没什么,我饿了!”他摸摸肚子,“我好久没吃东西了。”

森田刚微微欠身,“我知道了。我们会去准备的。”

三宅健看着对面那人公事公办的样子,噗嗤的笑了出来,“好。”他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森田刚转身,轻轻的顺手带上了里屋的门。

“小准,准备一下晚餐吧。”

待晚餐准备完毕已经快要六点钟了,森田刚敲三宅健的门,“三宅先生,晚餐准备好了。”

三宅健披上外套懒懒的踱出门,受伤的右手臂还挂在胸前,他在桌前坐定,看着面前摆着的刀叉眨了眨眼,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站在桌边的森田刚和冈田准一,“我拿不了餐具。”

森田刚沉默,冈田大眼睛忽闪了几下,看看森田,也没有说话。三宅健继续可怜兮兮的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转头看向森田刚,“好饿哦。”

……

森田刚认命的拿起桌上的刀叉,在对着一边偷笑的太明显的冈田翻了一百八十个白眼之后,森田刚终于喂完了主食。三宅健满足的舔舔嘴唇,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森田。森田挑眉,干嘛?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样子让三宅健轻笑出声,“没什么,森田君好不可爱噢。”

“噗……”冈田在一边实在忍不住笑了出声,森田刚按了按跳动的太阳穴,忍住自己想要给他一拳的冲动。他低头看着三宅发射着“还没吃饱”的眼神,微微撇了撇嘴角。

“那接下来就喝汤吧,一只手端着碗就可以了。”森田把汤盛到小碗里,咬牙微笑着对着三宅说道。

三宅健瞪圆了眼睛,不满的嘟起嘴,用左手端起汤碗,抿了一小口,砸吧着嘴,有意无意的瞟了桌边的两人一眼。

“好好吃噢。”食毕,三宅健笑嘻嘻的对着森田刚和冈田准一说,“是你们做的吗?”

“是我做的。”冈田微微颔首回答道。

“啊,冈田君做的东西好棒。”三宅站起身走到冈田准一身边,“尤其是汤噢。”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冈田准一,“让我有家的感觉呢。”

冈田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谢谢三宅先生夸奖。”

三宅健笑,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摸着肚子感慨着好饱,然后慢悠悠的进了里屋。

森田刚意味不明的听着两人的对话,转头看了看桌上还有小半碗的汤,又看了看冈田准一没有表情的脸,挑了挑眉,然后一言不发的收拾着桌子。

“我来吧。”冈田准一本着后辈的谦虚精神结果森田刚手里的盘子,森田刚拍拍他的肩,然后去一边坐在沙发上休息。

收拾完餐桌,冈田又在厨房里忙活,做了两人简单的晚餐。食毕,森田半躺在沙发上休息,冈田则坐在一边看书。

“你说,”森田把手举起来对着灯光,低低的说,“这家伙到底拿着什么不得了的情报,让上头对他那么上心?”冈田抬头,看着森田刚的侧脸,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好歹是核心成员,估计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结合体吧。”

森田扬眉,没接话,继续看着天花板发呆。

里屋,三宅窝在床上,抱着抱枕也在发着呆。

冈田放下书,我去门口看看。森田点点头,小心点。

听见门啪嗒关上的声音,三宅回过神来,从床上窜下来,光着脚走出来,一出门,正对上森田的眼神。“怎么了?”森田起身询问。

“渴了。”三宅眨眨眼,“有橙汁吗?”

“……没有。”森田刚内心翻了个白眼,“矿泉水?”他拉开冰箱,扬了扬手里的瓶子。三宅扁扁嘴,点点头。

喏。森田刚递过瓶子,三宅鼓起嘴,“帮我拧开啦。”森田刚啧了一声,拧开递过去。三宅健笑哈哈的接过,“啊咧,冈田君呢?”

“在外面巡逻。”

三宅健啊了一声,喝了一口水,“森田君,小心哦。”

蛤?森田刚眨眼,意味不明的看着他。三宅健笑,“没什么。”他顿了顿,“今天谢谢你啦森田君。”

森田惊讶了一下下,看着他的笑脸,确认了眼神里的诚恳之后,也笑了。“没事。”

“没事?”坂本提高了声音,用歌剧演员般的音调说道,“中了一枪你和我说他没事?”

长野安抚的拍拍他,“真的没事,活蹦乱跳的呢。”

坂本黑着脸坐在长野对面,谁干的?长野耸耸肩,谁知道呢,听三宅说是S家的,可能以前他见过吧。坂本蹙眉,“S家?”长野点点头,“怎么了?想到什么了?”

坂本恢复以往的表情,摇摇头,没。他看着长野,笑了笑,“辛苦你们了,不过这一枪可以让那熊孩子好好待一阵了,不然会吵着要出去玩。”坂本无奈而宠溺的说着。长野笑他,就你管的多,老头子。

“你就比我小一岁啊!”坂本不满的抱怨,长野笑着,正想说什么,坂本的手机突兀的响起。长野配合的站起身,好饿噢,然后走进坂本的厨房。坂本笑着看着那人的背影,拿出手机。

新mail。

他点开,屏幕上四个大字——一切安好。

坂本勾了勾嘴角,回复:自己小心。

厨房里的长野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客厅里的坂本,挑眉,“这样啊……”


================

最近在上一个十分艰难的课程..要连着上半个月..更文可能要缓慢一些了...

【其实好怕不写出来到时候构思都忘记了Q-Q





评论 ( 13 )
热度 ( 37 )

© Cochon | Powered by LOFTER